Daydream Placebo

關於部落格
無限期整理中
  • 135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City Wanderer (3)

3.

「聽到你叫那麼大聲,我還以為發生了什麼事呢!」田先生,大約三十出頭,略為臃腫,尤其下盤部份很明顯地因為久坐而肥大。他半開玩笑地自稱為「上個世代生產的宅男」,人卻是很好相處。

「如果吵到你,我真的非常抱歉。」我對著湯匙裡的麵湯吹氣,急著要把湯吹涼吞下肚的後果就是一不小心用力過猛,把麵湯吹出湯匙,幾滴油膩膩的湯噴進我和田先生中間擺的小菜碟。

麵攤是田先生介紹的,好吃與否還在其次,重要的是它離租屋還滿近的,而且以台北的物價而言還挺便宜的。

「不不不,沒關係的,倒是我玩CW時有抽煙的習慣,你住旁邊可要多包函了。」他客氣地揮揮手,又叫了一碟豬頭皮。

「難怪了我今天一直有聞到煙味,」我說,「不過沒關係,我還滿習慣的。我會在這裡住上……嗯,一陣子,以後還是要請你多多照顧呢!」

「當然沒問題,你也是CWer嘛!」田先生和氣地笑著,點了根煙,又把煙盒遞給我。我搖搖手表示我不抽煙,他於是收起煙盒,笑了笑:「小兄弟,你……該不會是逃家過來的吧?」

我嚇了一跳,嘴裡的麵條全噴回碗裡:「你怎麼會突然這麼說?」

「果然是吧?而且大概還只是高中生吧?」他相當熟練地上下打量我,「從哪來的?」

「台中。」我低下頭。

他又盯著我看了一陣,突然仰起頭哈哈大笑,把端著小菜的老闆娘嚇得差點沒把整盤豬頭皮罩在我腦袋上:「別那樣,我又不會把你抓去警察局。只是這樣翹家的小鬼我可看多了,上回有個才住了一個星期不到就被他老爸拎著耳朵拖回家的,讓老彭白白賺了三個禮拜的房錢。」

我有點擔心地看向他:「可是……台北那麼大,應該不會那麼容易找到吧?而且我家在台中,爸爸他們應該不會想到我會自己搭車上台北吧?」

「這我可就不知道了。」他聳聳肩,塑膠筷對著桌上小菜揮了揮,示意我自己挾來吃,「小兄弟,不是我要勸你回去,隨便抓個CWer問,都可以問出台北是CWer的『聖地』。要找像你這種逃家的小CWer,來這裡抓準沒錯。」他自己挾了半顆滷蛋,「更何況,你確定你爸媽不會從你的電腦翻出老彭這裡的租屋網頁記錄嗎?」

「我想……他們應該不會想到要查網頁記錄吧……」我的確沒把記錄順手刪掉,被這麼一說讓我愈想愈不安。

「好吧,就算他們真的找不到你好了,」田先生加重語氣,「我看過太多人最後把帶出來的錢花光了,要嘛偷拐搶騙什麼都給他幹了,要嘛繳不出房租,給老彭攆出去了,連回家的車錢都沒有咧!」

聽到這裡,我真的慌了。仔細想想早上一口氣給了彭先生那麼多錢,扣掉將來要吃東西的費用,不知道下個月還撐不撐得下去?我連忙向田先生求助:「那我該怎麼辦?台北這裡有什麼地方可以打工之類的?」

「你是普通高中的學生嘛?」他搖頭,「台北這地方多的是打工機會沒錯,但像你這種吃不了苦又沒有專長、一看就知道有問題的年輕人,是不會有人肯收的。」

「那我該怎麼辦?」我絕望地問。離家時根本沒想那麼多,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

田先生默默扒了幾口魯肉飯,用舌頭把卡在牙縫裡的肉塊蹭下,像是在思考似地閉上眼睛:「這樣吧,如果有什麼你可以的賺錢機會我會告訴你的,其他的,我只能說過一天算一天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