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dream Placebo

關於部落格
無限期整理中
  • 135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王女1-2



五弦琴重復了幾個結尾的旋律後,男子結束吟唱。

雷克過了幾秒才會意到故事結束了。這是他聽過最精彩的演唱,雖然速度緩慢,卻充滿技巧,在句子與句子之間的每個轉折都處理的很細緻,流暢度卻完全不受干擾。

至於琴聲伴奏,以雷克的標準而且算是相當簡單的一種,用的都是彈奏,有合弦也相當單純,不會超過三個音,但在音與音之間的微妙距離竟又拿捏得如此恰到好處,拍子當然都對上了,而且沒有任何一個瞬間是讓人覺得太密或太空洞。

他完全沉浸在曲子的意境中──這對於一個靠著唱歌討好別人、對音樂已然麻木的人而言是多久沒發生過的事了!

他感覺自己飄浮在天際,腳下掠過的是奔跑的時間,琥珀色的魚卵在他眼前孵化,幼魚長成而後死掉、腐爛;花朵凋零,白雪覆蓋,轉眼間世界又被綠色所吞噬;人們建立起城邦、彼此爭戰,許多人戰死,沒戰死的也在瞬間被時間帶走,新生的人們取而代之……

在歌曲進行的短暫時間中,他眼中彷彿閃現無數個畫面,時間的輪迴在他心中鼓動,音樂結束,他張開口,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小樹林寂靜無聲。

男子放下五弦琴,藍綠色的眼睛帶著笑意看向他,等他開口。

「前輩……呃……你為什麼能唱出這麼好聽的歌?」呆愣了半天好不容易擠出了這麼一句話,一說出口雷克立刻後悔了,這句話很蠢,完全沒問到精髓,一點同為吟遊詩人的專業感覺都沒有。

不過男子還是溫和地笑了笑,反問:「你覺得我的聲音好聽嗎?」

雷克不知其所以然地點點頭,隨後意識自己從頭到尾都沒有特注意他的聲音。仔細想想,他的聲音雖然很乾淨、很順耳、有點歷經滄桑的韻味又不至於太枯槁,但到處旅行的雷克其實聽過許多更動人的嗓子。於是他趕緊又搖頭,然後因為自己的失禮而尷尬。

男子依然微笑,看著他。

他有些不知所措,想了想,說:「呃……這首歌的內容有些老生常談,有些不容易感受,應該是不怎麼容易吸引人的曲子,可是我卻覺得很好聽,而且不單是旋律好聽……應該說旋律和歌詞已經融為一體了……」

男子點點頭:「你說的很精準,可以看出你其實滿有經驗的。回到我們在旅店裡談的,我的歌之所以好聽是因為我知道我為了什麼唱歌。那你呢?你還記得你為什麼拿起你的琴嗎?」

「我……」雷克低下頭,答不出話。

男子靜靜地看著他。

雷克吞了吞口水,道:「……我爸爸是個吟遊詩人,他和我媽媽在一場意外中死掉了……」他抬頭看了看男子,見他沒有露出不耐煩的神色,不由自主地說了下去,「他們在一家邊境的酒吧表演,沒想到軍隊就這樣突然殺了進來……他們得到錯誤的消息說什麼鄰國有間諜躲在那裡,所以爸爸媽媽就不明不白地被殺了……很莫名其妙吧?他們只是吟遊詩人和舞者呀……」

他原本沒打算說這麼多關於自己的事,但說出來了,卻像是打開了心中某個開關,過往的記憶不斷湧現。

他的聲音被爸爸誇獎的畫面、媽媽的長髮、鈴鐺聲、馬匹衝撞酒吧木牆……很多記憶混在一起,在他腦中橫衝直撞。他沉默了幾秒,搖搖頭。

和他唱過的英雄傳說相比,雷克覺得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實在沒什麼好說的──僅管他在這麼一件微不足道的事中失去了最後的親人,從此成為孤身流浪、唱歌討生活的吟遊詩人。

他低下頭,自嘲似地苦笑了一下,又道:「那時我年紀太小,又找不到其他親人,除了爸爸教過我唱歌彈琴以外什麼都不會,要活下來就只能唱歌了。久而久之,我就變成了吟遊詩人了……」

畢竟他只是個渾渾厄厄的凡人。他在心裡加上一句,暗自希望自己的故事能更精彩一點。

「所以,你並不知道唱歌的目的是什麼,是嗎?」男子接著問。雖然聲音和之前一樣柔和沉靜,雷克卻有種被鎚子狠狠敲下的感覺。

不,雷克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這問題就像是在問他存在是為了什麼一樣。他到處飄泊賣唱只是為了能吃得飽、晚上有地方睡,他所做的一切只是為了活下去。但,活下來又是為了什麼?他沒想過。

雷克發現自己並沒有吟遊詩人該有的那種對音樂的狂熱。對他而言,唱歌只是為了賺錢,天生良好的嗓音和音樂天賦只是工具,只是他父母留下來的路。想當然爾他是為了活下去而唱歌,不是為了唱歌而活。為了賺更多錢,有時他也會唱一些低俗、連自己都不喜歡的歌曲來討好聽眾。

他是不得不唱。如果有一天他有了錢,他是不是也會放下五弦琴?

再一次,他低頭答不出來。

小人物果然只能做小人物的事。這讓他每次在描述著英雄的勇敢、智慧時都會在心裡感到悲哀。那些村子裡、旅店裡的孩子仰著臉專注聽故事的敬佩神情總是讓他格外難受──他們的眼睛總是看著遠方、穿越時空的束縛,他們所仰慕的是那些遙不可及的英雄,而他只是個傳述者,永遠在英雄的影子下歌頌著不屬於自己的成功。

一陣風從兩人中間吹過,男子嘆口氣:「你並不是為了唱歌而唱歌,所以你當然沒辦法傳述一首歌的真實。」

雷克不得不同意,卻又覺得有些不服氣:「很多曲子我的確不能讓人光是聽我的聲音就投入感情,但那不是所有人都這樣嗎?沒有經歷過類似的事情要怎麼感同身受?那和為了什麼唱歌有什麼關係呢?難道真的有什麼人唱的歌可以感動任何人?」

面對雷克一連串反駁,男子仍充滿耐心:「我得說,有些人真的是用生命來唱歌的,他們或許是有某種非得要傳承某些意念的使命,或許是天生就對音樂有這麼一份熱沉,你不能說沒有人能達到這種境界,不然,那些流傳了這麼久的曲子就沒有人願意傳唱了,不是嗎?

「至於你說的,難道真的有什麼人唱的歌可以感動任何人,其實是有的,不過他們是很特別的一種人。」

「很特別?這是一種天生的能力嗎?」雷克起了好奇心,問道。

「算是吧。」男子笑著,想了想,「你們這裡是怎麼稱呼那種人的?就是在皇宮裡,專門唱歌給國王聽的歌手?」

「你是說歌姬吧?她們有這種特殊能力嗎?」雷克歪頭納悶。

歌姬說穿了就是歌唱得比較好、剛好又長得比較端正的女性,被提拔進皇宮表演。這樣的人每國都有一團兩團,要說有特殊能力也太不合理了。

「當然不是你說的歌姬,不過我不知道該叫這些人什麼,就借這名字叫吧。要不然,你也可以叫這些人音準、詠歌者之類的。」男子道。

「音……什麼?」雷克吐吐舌頭,「唸起來怪文鄒鄒的,還是叫歌姬吧。她們有什麼特別的?可以知道什麼人有什麼過往嗎?」

「我指的“歌姬”是一種擁有詮釋樂曲天賦的人。」男子隨手撥了撥五弦琴,道,「每個世界都會有幾個擁有歌姬能力的人。不,歌姬並不會知道別人是否有什麼經歷,他會是個凡人,和你一樣──除了他的歌聲。」

「歌聲?」雖然雷克也很想知道男子所謂“每個世界”的意思,不過他還是問了另一個他比較關注的部分。

「我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不過歌姬的歌聲你一聽就會知道了。」他看雷克滿臉狐疑,補充道,「歌姬的歌聲是一種接近魔法的能力,他們的歌聲就像是直接把感覺注入你心中,讓你能完全感受到他們要表達的事。我只能說,他們的歌聲是一種完全不一樣的境界。」

雷克皺了皺眉,不是很明白,但還是決定先往下問:「那麼我該怎麼找到歌姬?你知道歌姬在哪嗎?還是有誰知道?」

「你想找歌姬?」男子略帶興趣地看向他。

「呃……聽你這麼說,我還滿好奇的。」雷克聳聳肩。

男子笑了笑,沒說什麼:「歌姬可不好找,每個世界大概也只會有一兩個,要不然就天下大亂了。有時候歌姬的能力會隨著血統留傳,不過只是有時候。

「我很早以前遇到過的一位歌姬,很剛好就是在這間旅店裡遇到的。後來她怎麼了我不清楚,不過我記得那女孩叫作阿荻爾,那時候也是為吟遊詩人。你可以打聽看看。」

「阿荻爾?」這名字雷克記得是源自某個傳說中的湖泊女神,當然,在魔動紀元的那些瘋狂的法師事件後就沒人膜拜神祇,所以這個名字一度淪為一般人給女孩子取的名字,不過這也是上個年代的事了。他想了想,不記得自己有認識叫作阿荻爾的人。

「不用急,如果你真的有心,慢慢找,你遲早會遇到的。」男子把五弦琴遞還給他,從大石頭上站起來,準備離開。

「啊,等一下,前輩!謝謝你告訴我這麼多,不過我還不知道前輩的名字呢!」雷克急忙叫住他。

卻見吟遊詩人回頭對他慘然一笑,道:「我的名字你還是不要知道的好。」

雷克愣了一下,抬頭端詳著他的黑髮、藍綠色眼睛和略帶深沉的笑容。一個想法突然閃入他腦中,他懂了!

「你……是流亡者!流亡者“狼牧人”!」他顫抖地舉起手,指著眼前的男子。

自己的手指在眼前劇烈晃動,男子只是面無表情地看著他,沒有否定。算是默認了。

「我聽過你的事!」雷克不敢、也不願意相信,踉踉蹌蹌地一連退了好幾步,幾乎要撞上身後的樹。「你……你是流亡者、惡魔的使徒!你是用歌聲蠱惑人們相信不存在的事、誘惑人們信奉惡魔的低賤之徒!走狗!我聽過你的事!你……你給我離開這裡!」

他一口氣說得很快,以免自己的話因為逐漸增加的恐懼感而中斷。他聽說過這些被整個世界放逐的流亡者,也唱過不知道幾首和他們有關的歌曲。他們沒有名字,強大、邪惡並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在被殺死後回到曾經毀滅他們的世界並帶來更大的災難。他們的存在等同於惡魔,甚至較惡魔危險,因為他們沒有龍火紀元或更早以前古老神祇契約的約束。

在那些傳說中,他們帶來厄運、毀滅以及痛苦,和他們接觸就是一種罪過。

狼牧人的故事他再熟悉不過了,這個黑髮、藍綠雙眼的流亡者利用笛聲統領兇悍的狼群,為他所經過的地方帶來災難。有時候他也會離開狼群,向無知的人們述說誘人作惡的虛假故事。

有這麼一段沒有歌詞的旋律就叫作狼牧人,據說有人看到他在狼群環伺下吹奏著這段美麗的音樂,讓群狼聽命於他……。

雷克瞪著眼前的男子,卻再也擠不出一個字,他聽過太多關於狼牧人的傳言,卻沒想過自己真的有遇上的一天。他手掌心冒出大量汗水讓他差點握不住琴,他咬牙,試著讓自己不要抖得那麼厲害。

流亡者的能力已經不是一般人苦練幾十年所能趕上的,更何況雷克根本不是戰士,要是眼前男子真的要殺他滅口,大概不用花費吹灰之力。

但狼牧人只是苦笑,淡淡地開口:「原來我的名聲到這裡已經被扭曲得那麼誇張了。」

說完,他藍綠色的眼睛對上了雷克的眼睛。雷克想逃跑,卻發現自己完全動彈不得,只能看著流亡者的眼睛……。




好啦
第一章結束啦
大概有很多還看不懂吧
...haku已經把內部設定盡量剪掉了...
好吧
第一章的序篇性質大概多一些吧
要轉入主題還真是有點生硬==
總計6841字女主角還是連個影子也沒有(炸)
唉唉
要加把勁啦...
 
噢噢
這是給有耐性看到最後的人的小小禮物
很沒誠意的貼過的男主角雷克大人的圖片連結唷
先別管haku畫得怎樣
雷克理論上是個帥哥作者說了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