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無限期整理中
  • 135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City Wanderer (4)

徐子敬是個研究生,長相斯文,乾乾淨淨的,雖然來彭先生的公寓時只穿著簡單的T恤和牛仔褲,但看起來就是一附有為青年的模樣。

他不住在這棟公寓裡,但是公寓裡的房客都認識他──事實上,他每隔一陣子就會過來一下。據田先生的說法,他正在針對CWer進行研究,至於研究什麼,田先生懶得管也弄不懂,只知道大概是心理或社會領域之類的。

而這也是為什麼我會和他認識的原因。

「……所以我就長話短說了,田先生說你有些經濟上的問題,而我剛好申請到一筆錢,讓我找像你們這樣的CWer配合我的研究。」子敬說話的聲音不大不小,剛剛好就是對著一個人說話最恰當的音量。他說話有一個習慣,就是盯著聽話的人,好像在確認這個人有沒有每一秒都專心在聽一樣。

我點點頭,雙手抓在膝蓋上。

「放心吧,不會佔用你很多時間,要你配合地方的很簡單,應該說就是你最擅長的項目了──我希望你能讓我在你上線時跟著你行動,只是有時候也會請你帶我到某些地方而已,用你們CWer的說法,就是“帶練”吧?」他說,伸出手,「怎麼樣,輕鬆又愉快吧?我原本想找田先生幫忙的,不過他很忙,我想如果是你的話應該也沒問題的。」

我伸手和他握了一下,算是答應了。

他說的沒錯,要說帶練我也不是沒幹過,頂多是麻煩了一點、少一些自由,而且看樣子子敬的目的也不是升等,或許又更輕鬆了一些。反正能夠一邊在CW練等一邊賺錢,真的再好不過了。

「那麼,有什麼想問的嗎?」他說著,從背袋裡拿出一台攜帶型小主機,把折疊螢幕擺在我的桌子上,按下開機。

「呃,我?」我一直在聽他說話,倒沒想到他會要我問問題,想了想,聳聳肩。

「這樣嗎?」他看看錶,「你晚上沒事吧?要不要看看一些我做的簡報,雖然還沒做完,不過應該會讓你比較了解到時候要幫我哪些地方,晚點我們再一起吃晚餐……」他的手指滑向螢幕左上角,點開了一個PowerPoint檔案,然後把螢幕轉向我,「嗯……先看這一些吧,這部份你應該比較能吸收。」

雖然我恨不得馬上回到線上繼續探索台北這幾個點,在被打斷前才剛發現一個隱藏的出怪點,但畢竟子敬這下子算是我的“顧主”了,只好按耐著想玩的衝動湊過去看。

第一頁是大大的標題「City Wanderer(城市漫遊者複合式實況虛擬實境)」,下方放了一張CW的標誌:由奔跑勇者剪影構成的C和由城市剪影構成的W交疊。右下角還有比較小的「徐子敬」三個字。

子敬沒讓我看太久,輕輕點了一下螢幕,切換到下一頁「緣起」,圖片是一位穿著正式天藍色套裝的中年女子,圖片的背景是有著玻璃門和很多書的一整面書架,架上放的是很多厚重的外文書籍。女子雙手交疊在腹部,對著鏡頭露出塗滿口紅的微笑。

「這是City Wanderer的總創辦人‧羅麗女士。」子敬說,點了一下螢幕,照片下面跳出一行有閃爍效果的花俏粗體文字:“讓青少年走出房門”,「你可能不認識她,不過這句話你總該聽過吧?這句話就是她說的,City Wanderer就是照著這個宗旨創造的。羅麗女士從台灣大學企管系畢業後到美國繼續唸書,然後嫁給了當時也在哈佛的加頓先生,後來加頓先生繼承了家族的遊戲開發企業。

「羅麗女士雖然在美國定居,卻也很關心台灣的社會現象,知道台灣那時正掀起宅男宅女的風潮,很擔心競爭力會因此衰弱,碰巧加頓先生的企業決定往虛擬實境方面發展,便說服他在台灣進行City Wander的開發試做。」

子敬說完,看著我微笑,看起來是在觀察我對這一番無聊的CW研發史有什麼反應。

「呃,這樣啊……看起來很厲害……」我也不知道要說些什麼,玩遊戲就玩遊戲,誰會注意哪種怪物是誰設計之類的小細節?

老實說我知道這個羅麗女士是創辦人的時候,心中某部份還滿失望的,CW明明是這麼酷的遊戲,創辦的人卻是個看起來和老媽一樣女人,如果子敬不說,我大概會以為這只是某個畫了濃妝的公司女主管吧?

子敬沒說什麼,換到下一頁,這次的圖片我熟多了,是一張台灣地圖,上面有許多小點,尤其以台北市一帶最多最密。

「選台灣當試做的地點還有一個原因,你猜猜看。」子敬。

我看著那張據點分示意圖,當初我也是看到CWer討論板上的這張圖才決定來台北的:「是因為台灣是座島嗎?」

「嗯,快說中了。正確答案是台灣的大小剛剛好,不像美國,如果一個CWer想像你一樣到另一個地方玩玩看,可能就要坐上三天的車。而且你看,」子敬點擊螢幕,另一張台灣的圖片出現在示意圖旁邊,這張圖我也知道,「這你知道吧?台灣的人口分佈點狀圖,從我國中時地理課本用的就是這張圖了,和據點分佈圖很像吧?」

我點點頭,不過據點分佈圖在台北的密度看上去比較沒那麼誇張。

「創設發信據點當然要參考人數多寡,如果你有注意,City Wanderer真正達到全台都可以上線其實是去年的事,在這之前東台灣一些比較鄉村的地方還算是試驗區。台灣本身的密度其實就比美國高了,設發信據點以上線人數而言比較划算。」子敬說明,又換到下一頁。

而我的目光已經悄悄飄向大開的窗外,在腦海中描繪出來的煎餅遊俠從外面屋頂上生銹的水塔上一躍而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