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dream Placebo

關於部落格
無限期整理中
  • 135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王女3-1



阿洛格是這一帶頗大的一個國家,雖然全境為內陸地區,沒有海港,但位於大大小小十一個國家之間並有三條大河流流經,扣除北方建國以來就分爭不斷的兩大敵國──摩艮、瓦卡利亞──和南方幾個時分時合的小國家外,四周國家都和它有良好的交流,因此阿洛格在貿易方面的發展可以說是相當興盛。

身為無國籍、不受國家法律保障約束的自由民,加上不知道為什麼出入阿洛格的人比以往還多,雷克在經過國界時花了幾天的時間,不過畢竟阿洛格本來就常有人出入,他沒有受到特別的刁難。至於其他方面也都還滿順利的。在不特別趕時間的情況下,他花了好些天一路邊賣藝賺取旅費邊趕路到阿洛格的大城。

進城後,他找了一家靠邊境的旅店住下,順便與旅店中年紀最大的老廚娘攀談,打聽關於歌姬阿荻爾的事。老廚娘很開心能和他聊天,這點雷克還算有點自信,女性都喜歡和他聊天。

但畢竟吟遊詩人不是什麼值得人傳頌的職業,她並沒有聽過阿荻爾這個人,直到他從將軍的方向問起,才知道邊陲地方不甚安定阿洛格有三位大將軍同時在軍事方面輔佐國王,而在四、五十年前的將軍夫人中的確有一位平民出生的女孩。

「那麼那女孩的名字?」雷克興奮地追問,幾乎就要整個人趴在吧臺上了。

廚娘皺眉:「名字?我不知道,那時候我還是個端盤子的小ㄚ頭呢,不過我記得這件事在我們這一帶談論了很久……」

「妳聽過她唱歌嗎?」雷克打斷。

「怎麼可能?」她笑道,露出一口發黃的牙齒,「人家可是高高在上的將軍夫人呢!不過呀,我聽說她剛嫁的時候長得很漂亮,根本看不出來是像我們這種討生活的小老百姓。那時候大家都說她有幫夫運,嫁到這裡沒多久丈夫就當上了將軍,兩個人就過著很幸福的生活,不過現在都兩個死了,現在的將軍啊……」

「死了?」雖然早有心裡準備,不過雷克聽到這消息時還是洩了氣。

「死了,二十年前就死了。怎麼了,小哥?你找她有事嗎?」

雷克無力地搖頭,軟軟地靠在吧臺上,靜默了幾秒後,他又想到什麼似地突然開口:「那阿荻爾……我是指那位將軍夫人有小孩嗎?」

老廚娘側過頭,苦苦思索,一瞬間雷克差點就要以為沒希望了,不過沒幾秒她就興奮地拍了一下皺巴巴的手掌,手軸驚險地掠過架上一排還沒清洗的玻璃杯上方:「啊!我真是老糊塗了!將軍夫人生了兩個孩子,弟弟現在就是那位了不起的愛德華爵士,在東南方那一代有他的城鎮,要不是他本人比較喜歡治理小地方,不然還有機會也成為大將軍。那個姊姊啊,可不得了了,我說了你可別嚇到呢,小哥,她後來當上皇后了呢!」

「皇……皇后!?」雷克張大了嘴,他從來沒想過尋找歌姬會和皇后扯上關係。難道歌姬真有那麼神奇的力量,可以讓一個女孩從沒沒無名的吟遊詩人變成將軍夫人,連小孩都可以擁有極尊貴的身份?

「沒錯,就是咱們阿洛格的皇后,」廚娘強調似地用力點頭,接著語氣戲劇性地突然弱了下來,哀傷地補充:「不過你也找不到她啦,她在生最小的王子時也死了,那時候整個城都為她哀悼了整整十天呢……」

「所以她還是有後代嘍?」

「我不是就說了嗎?現在阿洛格的六位王子公主都是皇后的孩子,最大的公主已經嫁到別國了。不過如果你想看看他們,幾天後的慶典他們應該會出來遊行,應該啦,只要……」

「慶典?」雷克起了興趣,難怪一路上人這麼多。

他本來就是喜歡湊熱鬧的人,很多服務於王族貴族的劇團會在這樣的日子公開表演一些平時只有皇宮、有錢人家裡才聽得到的戲曲,比方說長得永遠演不完整的史詩“荷拉瑟”,或者演唱難度特別高的歌唱劇“勇者與冰皇”。雖然說有貴族聽的音樂從頭到尾離不開那幾組,但這樣十幾人的大合唱或者混雜各式樂器的完整伴奏也不是他一個平民隨隨便便就能聽到的。

更何況從現實面來說,人一多,他的表演就能賺到更多錢。

「啊?我還以為你是為了慶典才來的呢!這麼說來你可賺到了。再晚幾天你大概就找不到地方住了呢!」老廚娘說得眉飛色舞,讓雷克忍不住覺得能令這種年紀的老人這麼興奮的節日一定是真的很有趣,「我們大城每年都會有一次收穫祭,市集那邊會有很多來自各處的商人,當然,你也可以買到我們剛收割的作物。而且呀,這邊的好酒有一半以上會集中在這幾天釀造完成呢!」

他聽著,忍不住笑了:「聽妳這麼說,我不留下來參加慶典似乎太對不起把我帶到這裡來的命運了。」

 

時間一晃眼就倒了慶典當天。

即使向旅店老闆打聽後知道,貴族的遊行是在接近中午的時候,而阿洛格王族差不多下午時才能見到。但雷克仍一大早出旅店,打算把握機會多逛逛。

有人說,大城的繁榮與否往往反映了一個國家是否強盛,由此判斷,阿洛格毫無疑問地是一個強大的國家。

不愧商業大國之名,阿落格的大城規劃得極其壯觀整齊,卻又不失其活力。色彩多樣的建築物一棟傍著一棟,許許多多路邊攤販穿插其間,叫賣聲此起彼落,熱鬧卻又保持著某種紀律。

很多商人和雷克一樣是來自他方的自由民,也有不少簽約的鄰國商人,甚至還有幾個法師打扮的人在兜售施了魔法的盒子,一打開,就會有五顏六色的低溫火燄從中竄出。形形色色的商品讓他好幾次得握緊拳頭才不會忍不住把不怎麼豐盛的旅費拿來換取新奇的東西。

清晨裡人依然很多,大部分商家很早便營業了,而那些小流氓也在巷子裡探頭探腦伺機而動,不過離開旅店前雷克已經換下吟遊詩人那套引人注目的衣裝,現在的他看起來就只是個一副窮酸相的年輕人,巷子裡的小流氓根本懶得找他麻煩。

 

經過一條一看便知道不該靠近的陰暗巷子時,雷克聽到巷子深處傳來年輕女孩子的顫抖聲音:「不……不要過來!我……我有劍喔!」

多年的流浪經驗告訴他不該多管閒事──更何況他有自知之明自己根本沒有能耐管人閒事──他是吟遊詩人,不是士兵也不是騎士,連劍都沒拿過,更別說會什麼劍術了。

但那女孩的聲音是如此害怕,讓他不由自主轉身走入巷內。

接下來是個男人刻意捏著嗓子模仿女孩的聲音:「我有劍喔!我有劍喔!哈哈哈……我好怕啊!」

「嘿,這小妞的劍看起來也很值錢呢!」另一個男人不懷好意的聲音。

「哈哈,小妹妹,好棒的劍,妳是王族的女騎士長嗎?」

「哈哈哈哈……」

這時雷克已悄悄走到聲音的發出的位置,伏在一堆破舊的木箱後,看見巷裡的情況是三個男人圍著一個穿著華麗的少女。

少女腰上的確是繫了一把劍,但瞧她準備拔劍的姿勢和她顫抖手,連門外漢雷克都看得出她對劍術根本一竅不通。

那些男人很明顯是看她一副有錢人打扮而纏上她的,見她緊緊握著鑲滿寶石的劍柄卻抖得沒力拔劍出鞘的模樣,他們都樂了,你一言我一語怪聲怪氣地嘲笑她。雷克聯想到玩弄老鼠的貓。

「嘿,可愛的騎士小妹妹,我有榮幸看看妳漂亮的劍嗎?」其中一人說著,伸手就要搶少女手上的劍。

「不……不要!」少女急得大叫,慌慌張張地連退了好幾步,撞倒了一落破損嚴重的木箱,差點整個人絆倒,把兩人都逗樂了。

「騎士小妹妹,不用這麼緊張嘛!哥哥我又不是壞人。妳看,我像壞人嗎?」一個人一步步逼近,抓起少女戴著手套的小手。

「不要!」少女想把手抽回來,無奈無賴抓得太緊,她尖叫著掙扎,只見無賴突然放開手,來不及收回力道的她又差點往後摔去。

另一個人上前抓過還在平衡自己的少女的肩膀,將她拉向自己:「小妹這樣不行喔,我來教妳幾招吧?」

「不行什麼?擊退壞心眼的壞叔叔嗎?」

「哈哈……」

少女驚惶失措地推開他,跌跌撞撞地跑向另一邊,卻又被成堆的廢棄物擋住了去路。無賴欺上前去,你一言我一語地嘲弄讓她嚇得不知如何是好。

正當他們拉扯時,巷口方向傳來人聲,把三人的注意力分散了。

一個粗獷的聲音說著:「真的是這裡嗎?我不相信這種鬼巷子裡會有什麼有名鑄劍師。」

另一個尖細而異常高亢的聲音答道:「我不會騙你的,真的,直直走就會到了。」

「哼,要是你敢騙我,別以為我的劍鈍到削不掉你的腦袋瓜!」

巷內四個人不約而同停止動作,看向接近中的聲音的方向,無奈巷內雜物阻擋了視野。少女似乎打算呼救,而無賴們則準備隨時溜走。

突然,一個人從破箱堆中衝出,抓起少女一隻手就拉著她拔腿向巷外狂奔。

「呀!你做什麼?」少女回過神時已經被拉著跑了半條巷子。

那個拉著少女埋頭衝刺的人便是雷克,而小巷並沒有其他來者。

「跟著我跑就是了!」他很清楚自己不是那兩人的對手,用盡全力一直跑向人多的地方。只要人一多,流氓自然不敢再囂張。

「不要跑那麼快嘛!人家腳酸了,再跑鞋子要磨傷腳的。不是有人來救我了嗎?為什麼要一直逃?」速度稍微慢了些,少女好不容易有機會喘息、問問題。

「啊,快到了,那裡是市集。」雷克放慢腳步,回頭察看。那三人應該跟丟或者根本放棄追他們了,總之現在可以放心了。他回頭,對少女露出疲憊卻得意的微笑,事實上他也不擅長跑步:「哪有什麼人?那些談話聲是我弄出來的。」

少女喘口氣,抬頭看向雷克,白皙的臉上或許是因為太過激烈的奔跑而暈著粉紅色:「咦?弄出來的?真的嗎?好厲害!你怎麼辦到的?你是魔法師嗎?」

被這麼誇獎,雷克有些不好意思,找不到時機坦承自己是沒有能力和那三個人英勇地拼個你死我活才用這種技倆:「這個嘛,我不是魔法師,只是個吟遊詩人,這樣的聲音控制我還沒問題,不過……」

「吟遊詩人?你是到處唱歌的那種吟遊詩人嗎?」少女眨眨眼。雷克留意到她那雙明亮的大眼睛是漂亮的墨綠色。

「可以這麼說。」雷克抓抓頭,「畢竟沒有人邀請我常駐在誰家,而同一個地點的人聽過我幾遍我的歌也會膩,所以要常常到不同地方。」

「嗯……這麼說你到過很多地方嘍?是不是看過很多有趣的事?可、可以說一些給我聽嗎?」少女有些羞澀地問道,問出這樣的問題似乎要她鼓起不少勇氣。

「是沒問題啦,只是……妳不先找找妳的家人或伙伴嗎?要是又落單的話……」和這個可愛的女孩聊天實在令人相當愉快,但雷克看著她精心梳理的金色卷髮、華麗的衣飾和不食人間煙火般天真的舉止,判斷她應該是某重要人士或富商的千金。要是再有個閃失他可負不起責任。

少女一雙大眼睛瞧得他完全無法拒絕:「如果你不方便,那我也……我只是想……難得來到市集,能不能請你帶我逛逛街?我們可以邊走邊說故事……啊,我不是一定要……嗯,如果你沒有在趕時間……」

「我是沒有急著要怎麼樣啦,可是我不是這個國家的人,對市集不熟啊……」雷克的世故考量做出最後努力。

「我也對市集這裡不熟,那……可以陪我一起探險嗎?」這個少女真的天真得過頭了,才剛剛被壞人糾纏過又跟著不認識的人走,探險兩個字從她口中說出著實令人不放心,要是這麼把她拋下雷克也良心不安。



嗯嗯
有點亂了
不過要進劇情真的另haku滿緊張的
好多好多設計好很久的角色終於要準備出場了
忍不住急了些啦
 
有什麼看法就歡迎討論啦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