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無限期整理中
  • 135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黑王女3-2



隨著時間愈來愈接近中午,參加慶典的人也就愈來愈多。攤販的叫賣聲此起彼落,其中還不乏馬驢的嘶叫以及作為商品的個式禽鳥動物的聲音,而吟遊詩人的聲音也從各個陰涼的地方傳出。

「後來呢?」蕾妮安仰起臉催促道,把手上把玩的彩珠手鍊擺回攤位上,「羅倫有回去把公主救出來嗎?」

蕾妮安是少女的名字,她和雷克一邊走過一個個攤位,一邊聽他說一些旅途上遇到的事。蕾妮安是個很專心的聆聽者,看著她興味盎然的眼神,他忍不住想多說一些東西。於是後來他又說了幾個小故事。

「公主?妳是說那個在給羅倫風之劍的公主嗎?」

這個故事是雷克從別的吟遊詩人聽來的,大意是男主角羅倫得到了一把有著魔法力量的劍,卻也因此被來自魔法國的壞人追殺,誤入一個神秘國度。但靠著他的勇氣與智慧,他不但一一擊敗敵人,在故事結尾時還當上了魔法國的國王。

公主是在故事裡一開始的角色,她被壞人關在一座塔裡,因為邪惡的法術而無法離開。主角羅倫和僕人為了躲避暴風雨進入那座塔,和公主一見鐘情,於是公主就把魔法名劍風之劍托附給他。蕾妮安似乎很在意這個細節。

她點點頭,鑲鑽的髮飾在上午亮眼的陽光下閃了閃,卻無法媲美她那頭柔順的金髮:「他不會真的把她一個人留在那座塔裡吧?」

「唔……“風之劍”的故事到這裡就結束了呢……」雷克皺眉想了想,「我想他應該沒有救她出來吧?畢竟公主被魔法關在裡面,羅倫又不知道怎麼回去那個世界嘛。」

「可是……羅倫不是喜歡她嗎?如果喜歡的人被關在遙遠的地方,多難過……」蕾妮安似乎不是很滿意這個結果。

「也許後來羅倫還是想辦法回到原本的那個國家,把公主救出來,只是說故事的人不知道就沒說了也說不定。」他聳聳肩,說了個自己也不大能接受的猜測。

「哪有這樣的,說故事的人為什麼會不知道?」她側過頭,不肯放過他。

「唉呀,蕾妮安,我們吟遊詩人所唱的歌、所說的故事有一部分雖然是自己編造的,但也有一些是真正發生的事情,被我們一個傳一個,就這麼變成傳說啦!說不定“風之劍”就是一個真正發生的事情,那個參與其中的吟遊詩人只知道羅倫當上了國王就離開啦!」

「真的嗎?可是……沒有魔法國這個地方啊!」她嘟起嘴,質疑。

雷克抓抓頭:「嗯……故事嘛,在一個吟遊詩人教另一個吟遊詩人唱的時候可能會有一點點不一樣,然後像這種傳給很多很多人的故事,很多的一點點不一樣累積起來就會和原本的差很多。也有可能原本羅倫有回去把公主救出來,只是有個吟遊詩人忘了,後來的人也就不知道啦!啊,一定是這樣,“風之劍”裡面就有一首歌暗示他還惦記著公主,我想想……

 

風帶來了誰的悲嘆

是妳嗎?

美麗的妳

多渴望回到孤獨的妳身邊

 

風帶來了妳的啜泣

可否為妳捎去我的信息?

只要風不停息

我就會

總有一天會回到孤獨的妳身邊

 

這首歌大概是這樣唱的。

「這樣嗎……如果是這樣就好了,不然公主好可憐……」聽著雷克在慶典喧囂中斷斷續續的清唱,蕾妮安低下頭,想了想,終於放棄追問下去,把注意力轉移到一旁攤販賣的魔法手飾,「哇,珠子裡的顏色會改變呢!」

「嘿嘿,小姐沒看過這樣的魔法珠子嗎?這可是失傳已久的那米斯門派特有的永久咒術呢,妳看,它現在變成翡翠色了,這是和妳的眼睛最相襯的顏色了,很聰明吧?它會隨著主人改變最適合的顏色唷!只要20克令3分,漂亮小姑娘的話3分就不用了……」攤販後一位披著有著奇怪刺繡的斗篷的老婦人湊上前解說。

雷克一步踏向前,彎腰打量那個手飾:「嘿,它現在變成紅色了,又是怎麼回事呢?」

「先生,瞧,你的眼睛是銀色的,這種猩紅色正好……」

「那橘色呢?它現在是橘色了唷!」雷克不等她說完,用手戳了戳手飾。

「那是……」

「啊,現在是綠色了,我也適合綠色嗎?」雷克對著說不出話的老婦露齒笑了笑,拉起蕾妮安的手,「妳看,它哪有照著變顏色,什麼適合的顏色,根本只是有東西靠近就亂換一通,騙人的嘛!」

「啊,小帥哥,也不能這樣說啊,好歹這也是施了少見的法術,從賽奧隆斯條約之後就失傳的變色魔法……」眼看客人要走了,婦人連忙解釋。

蕾妮安有些不捨地偷偷看了看手飾,雷克停下腳步,挑眉道:「少騙人了,這種變色珠子我哪裡沒看過,隨便找個南邊小國的市集就買的到,還敢賣20克令,以為我們沒見過市面嗎?」

「這……這雖然也是同樣的咒術,不過我們施咒的法師可厲害的,而且……」看雷克又作勢要走,她緊張道,「而且你不覺得手飾的作工比其他的還細緻嗎?這是專為這次慶典做的,看在小兄弟識貨的份上,不如就算你12克令吧?這個價錢可是……」

「精緻嗎?還好吧?這樣吧,我就相信蕾妮安的眼光,7克令買它如何?」雷克說道,見蕾妮安似乎想說些什麼,輕捏了一下她戴著手套的小手,示意她不用多說。

7克令太低了,最少也要9克令啊,你看那材料用得多好。」

7克令。」斬釘截鐵。

「……7克令5分,這價錢你買了可別到處說。」婦人嘆口氣。

「呃……可是我……」蕾妮安尷尬地拉了拉雷克的袖子,欲言又止。

雷克對她笑了笑,掏錢:「好吧,我買了。別擔心,這算是我送妳的唷!」

蕾妮安羞紅了臉,低下頭從老婦手中接過包裝好的手飾,和雷克又走了幾步才支吾道:「這……不大好吧……我們才剛剛認識,我……我沒帶錢出來,等我拿了錢還你吧?」

「沒關係,這也不算貴,普通的小玩意兒,妳喜歡就送妳吧!」雷克大方地笑了。這種東西對他而言還滿常見的,像蕾妮安這樣有錢人家千金反而沒看過。看她受寵若驚的樣子讓他覺得很有趣。

「但是……害你花錢了……」

雷克搖搖頭,拉著她又到一旁賣奇異穀物的攤位前:「嘿,妳看,這裡有藍色的麥子呢!」

「嗯?應該是染了色的吧?有些人會把這樣染色的麥子拿來作擺盤裝飾……啊……」蕾妮安正要湊過去,市集的一端突然傳來喝叱聲,她抬頭,看起來相當驚恐。

「怎麼了?」雷克注意到她的反應,回頭也望向吵鬧的地方。

「……有人來找我了……」她愣愣地說,和雷克握著的手握得更緊了些。

「是之前那些人嗎?真不死心……跟我來!」雷克眉頭一皺,馬上拉著蕾妮安往另一邊跑。

 

人潮擁擠,兩人一推擠著跌跌撞撞地前進得不怎麼快,好幾次險些給人群就這麼擠分了握著的手。

「那個,雷克,他們是……」蕾妮安頭上的髮飾給擠偏了,邊喘著氣邊開口,細小的聲音馬上被益加吵雜的人聲淹沒。

「放心吧,不管他們是誰,我知道該怎麼樣逃走。」雷克掌心開始冒汗,嘴巴上雖然這麼說,但聽得出這回來者數量龐大,他其實沒什麼把握,不過無論如何,他決定要保護這位柔弱害怕的少女,「往這裡走!」

他們跨過一個賣陶器的攤販,拐進一條巷子,再彎進巷子裡又一條更為黑暗、充斥著一股奇怪臊味的小巷,地面長了不少滑溜的青苔,雷克伸手扶住差點摔跤的蕾妮安。

「但他們是……」蕾妮安不安地頻頻回頭,寬大的裙擺在過窄的巷子中行動很不方便。

「沒關係的,不急,等到安全了再和我說吧!」雷克給她一個鼓勵的微笑,「這裡很髒,忍耐一會兒就出去了。」

蕾妮安抿著唇,似乎是還想要說些什麼,但這時候一隻老鼠被這兩個突然闖入的龐然大物嚇著,從藏身處衝出來,嚇得她「呀」地一聲驚呼著抱緊了他的手臂。

回過神發現自己的失態,她連忙放開手,滿臉通紅:「啊,對、對不起,我……」

「沒關係沒關係,這個我可沒吃虧呢!」他調皮地擠擠眼,「吶,看到沒,前面就是主要的住宅區了,所有人都上大街去逛市集,這邊沒什麼人,我想想……我們可以先到有樹林的地方。」

「嗯……」蕾妮安臉上的紅潮還沒退去,兩隻不知該如何是好的小手拉著自己的裙擺。

來到小巷的末端,和道入相交的出口有些高度落差,雷克先自己爬上去,接著轉身扶著她爬出來:「出了巷子有沒有一種天亮了的感覺?」

「嗯……陽光變得好刺眼……」她不由自主地瞇起眼,望向天空,突然又緊張起來,「啊!已經要中午了嗎?我……」

「怎麼了?」

「糟糕了,我難得出來,居然忘記時間了!對不起,雷克,我得走了……」她搖搖晃晃地爬起來就開始快步走,綴著蕾絲的裙擺從雷克眼前滑過。

雷克被她的舉動弄糊塗了,愣了半晌,才爬起來追過去:「怎麼了?等等啊!妳要到哪裡?」

「對不起,我以後再解釋,我現在要快點回去……」蕾妮安幾乎是儘可能地拖著累贅的華服用跑的了,頭也不回地拋下了這麼一句話。

「回去?妳知道怎麼走嗎?」雷克仍然追在她後面,他放不下心,要是她路上又被那些人抓到怎麼辦?

「你誤會了,那些人找我的人是……啊!」蕾妮安回頭,話說一半突然盯著雷克身後,倒抽了一口氣。

雷克連忙轉頭,才瞥見一個高大的人影,後腦就感到一震劇痛,眼前一黑,最後的印象是臉頰撞上粗糙的地面的感覺和蕾妮安叫著他名字的聲音。




黑王女有愈來愈隨便的跡象?
啊啊...因為實在忍不住要讓故事上軌道嘛
構思階段時光是第一章就修修改改好久
一不小心寫小說的熱情就要冷卻啦
 
現在算是有一些生稿壓力了
要固定每半個月貼一次
雖然手頭上正在進行的是第5章了(當然是發文的現在)
不過好歹打完後都要重新看過幾遍
把錯字或不通順的語句好好修過才能貼上來
一個不小心陷入趕稿的惡性循環就糟了
 

現在寫作速度算是加快了
要是發現有什麼邏輯上劇情上怪怪的地方可要幫忙找碴呀...
 

雖然才說要每半月貼
不過因為期中考
加上前陣子存稿量一直沒增加的趨勢
所以下一次可能會暫緩一次
 
有意見的就留言啊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