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dream Placebo

關於部落格
無限期整理中
  • 135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王女4




 

好黑。

好像飄浮著,但背部隱約有些壓迫感……自己,是躺著吧?感覺慢慢回來,首先意識到自己仍閉著眼睛,然後是後腦和地面接觸的地方有些悶痛,躺的地方很潮濕,不,應該是說整個環境都很潮濕,嗅得到凝滯的霉味,四周沒有任何空氣的流動……

雷克抽動了一下,身體還處於昏睡時的放鬆狀態,過了半晌才能有動作。

坐起來,睜開眼,四周靜得連衣襬磨擦生了苔的石地面的聲音都聽得一清二楚,黑暗中他打量了一下環境,很輕易地便從骯髒、狹小的空間和上了大鎖的厚重房門分辨出這裡是一間牢房。

牢房?

他呆呆地盯著自己那隨門上小孔透進來的微弱火光而搖晃的影子看著,暈眩的腦袋努力回想自己怎麼會到這個地方。

阿洛格……慶典、市集、巷子……還有……

「啊!蕾妮安!」他豁然站起,差一點就撞上不怎麼高的石頭房頂,所有的事一瞬間都想起來了,他沒有保護好蕾妮安,她一定是被抓走了!他必須救她出來,但她現在在哪裡?

首先必須先離開這裡。

他用力踹了幾下那道困住他的木門,沒用,用肩膀一次比一次用力衝撞也只是讓自己摔得一次比一次嚴重,門依然不動如山。

衝撞聲在地牢造成回音,一次疊著一次。

「可惡……」一次特別用力的衝撞後,他摔倒在房間地上,撞倒了一個發出惡臭的桶子,弄得整間牢房惡氣沖天。

他沒力氣了,只能就這麼癱坐在地上大口喘氣。

這是哪裡的牢房?這裡的人要追蕾妮安做什麼?蕾妮安現在還好嗎?……自己的下場會如何?他無法停止思考這些事情,想到蕾妮安可能的處境就讓他感到不安,但想想自己的處境也沒有比較好。

牢裡昏暗,時間和空氣都仿佛停止遊動,空氣濕冷,像是要把雷克和整間牢房一起結凍起來一般。

這時外面響起硬質鞋底輕扣石頭地面的聲音特別明顯。

雷克抬起頭,聽見由小而大的腳步聲響著,從聲音判斷,似乎有兩三個人來了。他繃緊了神經等著,拿不定主意要在他們開門的瞬間想辦法逃走還是要乖乖讓他們帶到不知道哪裡。他當然明白自己根本沒有能力反抗,但……

喀愣、喀啷啷。

伴隨著鍊條敲擊的聲音,門打開了。雷克的肩膀猛然顫動了一下,卻在躊躇下沒有真的衝過去,眼看來者中一人已走進房內,他站起來。

「蕾妮安呢?你們把她怎麼了?」他問。

那人沉默著,突然高大的身體一動,雷克一瞬間心臟幾乎要跳上喉頭,沒想到那人不是要攻擊他,而是單膝跪下。

「這……」雷克嚇了一跳。

「雷克格爾先生,在下為部下事前的失禮感到萬分抱歉!」對方低著頭,身後兩個同樣高大的男人也跪下了,「蕾妮安娜公主已經把事情都說明白了,我為我們的錯誤致上最高歉意,希望閣下能原諒這樣的誤會!」

雷克瞪大眼睛看著跪下的三人,度過了一陣尷尬的沉默後,他大張的嘴終於能擠出聲音:「蕾……蕾妮安……公主?」

「是!抱歉這麼晚才來將閣下接出這裡!閣下是幫助公主的恩人,我們卻當您心懷不軌,一切的誤會請您不要責難!」那人依然跪著。

「我……你們先起來吧……」沒有被用敬稱稱呼過,雷克感到有些暈眩(也或許這是頭部受創的後果),看到有人對著自己下跪也讓他相當不知所措,「你、你們說,蕾妮安是公主?這、這裡……阿洛格的公主?」

「感謝開恩!」那三人異口同聲叫道,訓練有素地一起站起來,然後為首的人再次開口:「是的,蕾妮安娜公主是我國尊貴的第四公主,而雷克格爾先生是公主的恩人!」

「這……不用再強調了……」

「啊,是了,雷克格爾先生,我們要儘快將您帶離這裡,別在這裡忍受穢氣了,請跟我們走!」

 

在陰暗的地道中拐了好幾個彎、經過了幾處守備和重重大門,最後推開一扇精鋼打造的大門後,雷克等人眼前豁然開朗,明亮的光線從巨大的玻璃窗外灑進華麗的廊道,地板上鋪著上好的絨布地毯,每根柱子都雕著紋樣。

「這裡是………?」雷克難掩東張西望的模樣,問道。

「是!雷克格爾大人,這裡是皇宮,地牢的這個出口就在皇宮內部。」帶領雷克的人馬上答道。現在他看得清楚他的樣子了:看起來是個頗有修養的壯年軍官,穿著整齊合身的深藍色大衣,頭上也戴著同樣顏色的帽子,腰上則佩了把樣式簡單卻不顯隨便的禮劍即一把雕花匕首。而他身後的人和他服裝相同,只是顏色是天藍色。

「那蕾妮安呢?她還好嗎?」他接著問。

「事實上,雷克格爾大人,公主安然無恙,她也要求要見您,只是在這之前建議您先換過乾淨的衣裝。」

被這麼一說,雷克才意識到自己又髒又臭,小巷裡的汙泥、牢房的臭水讓他原本就破舊的衣褲更顯骯髒不堪,和華麗的宮殿、衣裝筆挺的士兵及穿戴華麗的高官貴族行成強烈的對比。他低下頭看著自己的靴子,恨不得能夠浮在空中不要踩髒了地毯。

他覺得相當困窘,這裡不是屬於他的地方,再怎麼舒適溫暖,他也不想再在這個地方多待一刻。不過比起這股莫名的自卑感,他仍然想見到蕾妮安。

由兩名侍者接手,他不但換下骯髒的舊衣服,甚至還把身體上上下下都清洗乾淨。他記得上一次這樣把自己打理得這麼乾淨是兩三年前在某個富商舉辦的宴會上演唱前。

接著,在女侍的帶領下,他來到皇宮的大殿上。

若說廊道的布置已經讓雷克嘆為觀止,大殿的輝煌便是更讓他久久無法眨眼。

那是種璀璨卻不顯得浮濫的華麗──大顆由遙遠南方納貢的珍珠鑲嵌在柱子和屋梁上,牆上的窗戶上大量綴著只有兩大法師塔才有辦法製造的七彩玻璃,翡翠、祖母綠和各色寶石更是在各個角落競相閃耀,更別提巧奪天工的精緻雕塑和來自個方的奇珍異寶了。

大殿上衣著同樣驚人的人們沉默而嚴肅地或走或立,忙碌又歡愉的氣氛無形地渲染著。國王是唯一坐在椅子上的人,王座擺在大殿大門對面的正中央,華麗的程度恐怕有比大殿其他地方還要更上一級,王座後方還有四張椅子,前面也還有一張樸素許多的座椅,但原本該坐在上面的人顯然都在忙著慶典的事。

雷克在女侍的引領下到達國王跟前跪下,偷眼看這位大國領袖。

遺傳自至今仍被人傳頌的建國英雄──金髮的阿洛格,國王現在已生出些許白絲的頭髮想必曾經是和蕾妮安一樣亮眼的金髮,年記大約還介於中老年之間,但他卻沒有這等年紀該存有的活力,他看起來威嚴、濬智、公正、強大卻也搖搖欲墜,深陷的眼窩透露出誇張的病態,但他枯瘦的身軀仍挺拔如永不凋零的松樹,戴著手套的手仍堅毅地箝著王座的扶手。

這個男人就是國王,阿洛格最高的權威。

雷克也注意到國王側後方站了一位挺拔的壯年男子,同樣金髮綠眼,服裝華麗,腰上佩著一把裝飾著大紅寶石的禮劍,男子嚴肅的目光越過王座直直看著雷克。後來雷克才知道,這男子便是阿洛格的王儲‧大王子伊登蓋曼,負責輔佐父親處理國內大小事。

眼光終於能從這兩個耀眼的存在移開後,雷克差點開心得跳起來──他看到蕾妮安了!就站在國王手邊的台階下,在雷克看到她的時候也正看著雷克,視線相交,她對他靦腆地微微一笑。

「雷克格爾‧李萊‧厄里斯。」國王開口了,聲音沙啞,但雷克可以推測出這個人年輕時想必有相當渾厚的嗓音。

「是的。」他答道,調整了一下呼吸,慢慢讓膝蓋的顫抖停止。這是他以前表演前讓自己放鬆的方法,現在已經不需要這麼做就能自在地在很多人面前唱歌了,沒想到這一招還有派上用場的一天。

國王繼續說:「事情我們已經聽蕾妮安娜說過了,年輕人,我們要感謝你幫助了小女。」

「擅自便衣離開皇宮是蕾妮安娜的不對,也怪不得你不知道她的身份。蕾妮安娜受不了外面熱鬧氣氛的誘惑,和女伴一同私下出門,卻不小心走散了。幸好有你的幫助才沒有受到下流之輩的騷擾,得以安然反回。」國王身後那名男子接話,聲音中有著皇族冷硬的威嚴,「對於她的魯莽行為我們已經親自責備了,希望你能原諒她對你所帶來的不便。」

「雖然過程中我們彼此都有些誤會,但總歸你還是她的恩人,我們還是要感謝你。」國王慢慢地說著,微微俯下身,對著雷克露出慈祥的微笑,「你是個善良的年輕人,說說看吧,你希望得到什麼樣的賞賜?」

「這……沒什麼,我也只是剛好路過……」雷克又一次覺得暈眩了。一國之王正為了他的英勇行為問他想要什麼樣的賞賜!這是他經常在故事中聽到的情節,壓根兒沒想到會發生在自己的身上。雖然他總是過著貧困流浪的生活,一時間卻也想不出可以要求什麼。

他希望有機會能聽到王子公主們的歌聲,而這是個很好的機會,簡直就是那些自魔動紀元後就不存在的天神聽到了他的想法而賞賜的奇蹟,但一介平民如何有膽量提出這樣的要求?

「父王,請讓我說一句話。」蕾妮安見他不知如何是好的樣子,優雅地笑了笑,轉身面對父親,臉色微微發紅,「父王,雷克先生不是為了獎賞而救我的,所以暫時也不知道怎麼開口,我們的遊行很快就要開始了,不如就先招待他在宮內住下,參觀慶典,可、可以嗎?」

「蕾妮安娜,這不是妳該提出建議的場合。」大王子嚴厲地回答,「妳今天已經做了很多不應該的事了,別再在大殿上失禮了。」

蕾妮安低下頭。雷克注意到這位男子講話的份量極重。

「伊登,沒關係的,既然是蕾妮安娜的恩人,要住到冬天過去也是可以的,只是不知道這位雷克格爾先生意下如何?」國王露出寬大的笑容,這時已經有侍衛報告要準備換裝前往慶典了。

「我求之不得。」雷克笑。




嗯...
比重的地方似乎有點不對勁兒
不過當作練習吧
最近手上的存稿真的有些吃緊
發文的當下haku居然還打算來寫個學園風的搞笑小說
「魔王養成班」夠歡樂了吧
用輕鬆、不管文字美學的方式亂打還滿痛快的
說不定沒多久就可以貼出來了
 
人的幽默感也是要訓練的
輕小說裡乍看之下膚淺的處處見梗也需要天賦努力呢
啊...不過黑王女還是haku的主業
如果為了轉換心情停掉黑王女來刊魔王的話就是本末倒置了
所以還是以黑王女為優先唷
 
停了一個月
手稿似乎沒很大的進展
下次發文要半個月後還是一個月後還沒拿定主意
老話一句
歡迎催稿啊...
一個人在這裡自嗨怪空虛的
...真的有人在看嗎?
 
總覺得劇情進展有些慢
是因為隔很久才貼文的關係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