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無限期整理中
  • 1358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黑王女5-1

 

 



 

如果硬要雷克描述他在皇宮的這幾天,恐怕只會聽到暈眩兩字。宮廷生活和他所習慣的生活之間的差距實在太過懸殊,連這位平時天花亂墜慣了的資深吟遊詩人也不知道該怎麼用自己世界裡的詞彙描述這樣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

無可否認地,以一個貴賓的身份,他在宮內過得非常舒適,什麼事都有人服侍得好好的,所吃所用都是平時難以想像的奢侈之物;但說到愜意,他血液中某個泊泊流動的聲音卻噘起嘴不同意了。

雖然身為貴賓,也被當作貴賓對待,但他很明白這樣的待遇不會持久──那些宮廷上下貴族僕役們看著他的仍是那樣的眼光,這一點並不是拯救一個公主能改變的。他身上好不容易擁有的微弱光芒遲早會褪去。

其實雷克自己也想過,要是自己就這樣成為一個宮廷的樂手(這一點蕾妮安和他建議過了),一輩子待在皇宮,豈不是衣食無虞?然而在這樣美好的畫面中,他仍看得到一些不大對勁的地方:不完全是因為成為宮廷樂手的話就必須學習和吟遊詩人習慣的不一樣的貴族音樂(這方面以雷克天生的好嗓子應該不成問題),要流浪多年的他突然間就成為某國人、為某群特定的人唱歌,不知怎麼地感覺就是怪怪的。

 

在他住在皇宮的這幾天,他注意到蕾妮安並不快樂。

蕾妮安身為第四公主,雖然上有兄姐,並不需要處理什麼政事,卻還是很忙。忙什麼恐怕她自己也說不上來,從一早起來繁複的梳洗、穿衣步驟開始,然後是一些歷史、禮儀等等的學習時間,中午要和國王等家人大臣一同在大餐廳吃午餐,冗長的午餐時間結束後不過和女伴在花園散散步,就又到了下午茶時間……

諸如此類乍聽之下稀鬆平常的事在皇族的禮節裡被以某種極端優雅的方式延長到飽和的境界,如此周而復始,蕾妮安的生活就這麼一天天過去。

每天只有一小段時間她能夠和雷克聊上天,一個公主不應該和一個男人──尤其是像雷克這樣的男人──有太多接觸,而這一段難得的時間用的理由是:雷克畢竟是因為救了她而受到招待,某些程度上也算是她的客人,她當然可以也必須負責接待。

在貼身女侍的陪伴下,她可以和雷克在下午茶房碰面,接著她就會在不顯得有失身份的尺度內盡可能地把握時間馬上要他唱唱歌、說說在各地的所見所聞,然後同樣在以保有王族氣質為前提下專心且興奮地聆聽。

貼身女侍有兩位,一位名字叫諾芬,從小就被送進皇宮裡,除了當作蕾妮安的玩伴外也學習能夠保護她的武術,和不從事護衛的另一位女侍葛莉絲都是蕾妮安所信任的陪伴。但是光是有這兩個人在場,和雷克說話的氣氛就顯得尷尬許多──那次在慶典上遇到她時,蕾妮安的舉動就相當羞澀了,現在回到了皇宮、有了熟悉的人在場,她更是一舉一動都小心異異,深怕有什麼不妥的地方。

然而在這下午茶前的短短時光中,她的笑容比平常都自在。

 

「雷克,你真的不打算留下來?」這一天,蕾妮安又一次提起宮廷樂師的提議。

每次看到公主這樣期待又不敢太過相信的表情,雷克都會感到於心不忍,可是皇宮不是他應該留下的地方,他非常明白,終有一天他會離開蕾妮安,將她留在這個懸掛著金銀枷鎖的牢房。

他搖搖頭:「很感謝妳願意為我的生活安排,但是我是個吟遊詩人,吟遊詩人是不會在一個地方待上太久的。」

「為什麼?」蕾妮安問。

「因為我們要到處搜集新的歌曲啊,蕾妮安,我們知道的歌有限,如果就這樣在某一個地方住下了,總有一天人們會聽膩我的聲音、聽膩我的歌,所以要到很多地方旅行,一方面讓不同人聽到我的表演,一方面也能聽到其他地方的傳說呀!」雷克解釋道,在想像裡握住公主纖細得彷彿稍微用力一握就會受傷的手,「我有那麼多故事能告訴妳也是因為我到過很多地方才能聽到的,所以旅行對我而言是很重要的。」

「如果你不當吟遊詩人呢?如果你就當宮廷樂師……那就不用到別的地方了……」蕾妮安仰起頭,墨綠色的大眼中盡是請求,「留下來,你就不用擔心生活,也可以在這裡學到很多歌曲……你不是一直很想聽我們這裡“荷拉瑟”的唱法嗎?我……我也會唱一些,歌唱老師說我很適合愛菈泰茵的曲子……烏蒂絲的我也會唱一些,如果……」

「蕾妮安,我也很希望能夠留下來,不過……該怎麼說呢?我嗯……其實不大習慣皇宮裡的生活,對宮廷樂師的工作恐怕也會覺得乏味。不過……」雷克說著,對蕾妮安溫柔地一笑,讓她瞬間紅了臉,害羞地低下頭,「如果四公主要唱歌,我很樂意聆聽呢!」

當然他很想藉這個機會知道蕾妮安是不是歌姬,不過他這麼說絕大部份是真心的想聽聽看她唱歌、想要能和她多些在一起的時間。

「這、這樣嗎……我、我也不是唱得很好,只是父王有替我們兄弟姐妹安排歌唱老師,所以……」

「放心吧!我可是從來沒有像妳這樣學過唱歌,都是自己亂唱一通,妳只要放輕鬆唱就一定比我好的。」他說。

「怎、怎麼會?雷克唱的歌都很棒,我只是……」蕾妮安說著,聲音愈來愈小,「那、那如果你想聽的話……晚飯後可以到大琴房來,我會在那裡練習。我是說,如果你想聽的話,我想可以請葛莉絲替你帶路……」

雷克開朗地笑了:「當然要去啊,蕾妮安要唱歌呢!就這麼說定了!」

蕾妮安雙頰飛紅,張開嘴大概還想說些什麼,但是這時一旁的諾芬靠過去,在她耳邊說了些話,告訴她和雷克見面的時間該結束了。

 

晚上,葛莉絲到雷克房間接他:「雷克格爾先生,現在是公主的練歌時間了,也許您可以跟我到大琴房……請問您在做什麼?」

雷克把跨在窗檯上的右腳收回房內,舉起手上的五弦琴對著她笑著揮了揮:「唷,妳來了……啊,等等……」他小心避開不要踩到繡著圖案的床單,從窗檯上跳下來,「來到這裡後一直沒有機會彈彈琴,看到今天晚上天空還滿漂亮的,突然間就想唱個歌了。」

女伴先是愣了愣,整理了一下表情:「……那麼請跟我過來。」

雷克理了理亂翹一通的及肩頭髮,這是他全身上下唯一還帶著吟遊詩人隨性氣息的部位,替他打理儀容的侍者用盡各種方法就是沒辦法讓它們伏貼,雷克又不想剪短,最後便維持原狀了。

稍微整理後他跟上公主的貼身女伴,走了幾步,便耐不住沉默先開了口:「吶,妳叫葛莉絲嘛?」

她點點頭,面色莊重地說:「恭候差遣,雷克格爾先生。」

「我一直覺得要成為公主的貼身女伴應該要是很有經歷的女人,至少也要有一兩個小孩的那種,沒想到妳是這樣年輕漂亮的女孩子呢。」雷克笑道。

「公主身邊很多事是交給比較年長的女侍處理,諾芬和我比較類似玩伴,主要是陪著公主學習之類的。」葛莉絲簡潔地回答,不過從她緩和下來的表情可以判斷她聽到雷克這番話還滿高興的。

「吶,葛莉絲,」行進間,雷克找了個話題,「我先是認識蕾妮安,來到這裡第一天看到的那位是大王子伊登蓋曼,沒錯吧?」

「嗯,請問有什麼問題嗎?」葛莉絲。

「我住下來也好幾天了,除了蕾妮安和大王子外,有看過的只有小王子,還有我偶爾也會遇到另外一位公主,就是那位看起來比蕾妮安大個幾歲,感覺很安靜的那位,她也是公主吧?」雷克回想著。一小隊面色嚴肅卻穿著色彩俗麗誇張的袍子的宮廷法師迎面而走來。

「那位是海倫娜公主,」女侍說,示意雷克跟著她退到一邊讓出一條路,「也就是我國的第二公主。」

「哦,我一直聽說阿洛格有兩位王子和四位公主,這下就看過兩位公主兩位王子了。不過就算那次慶典的遊行,我也沒看到另外兩位公主呢!」雷克打量著眼前法師,他們的目光定定地看著前方,看也不看兩人一眼,步伐走得很快,沒多久兩人就可以繼續前進了。

葛莉絲想了想:「嗯……雷克先生觀察的很用心呢,不過很可惜這次慶典大公主和三公主都沒辦法趕回來,所以便看不到了。」

「公主很忙嗎?都在忙什麼?」雷克這麼問純粹是好奇。

沒想到葛莉絲神色一緊,抿了抿嘴,很認真地思考了一陣才謹慎地開口:「大公主嫁到東邊的奧利維亞,原來是有考慮要回來參加慶典的,但畢竟懷有身孕,一路過來舟車勞頓,只怕發生意外,最後還是沒有回來。至於三公主,她……嗯,有事回不來……」

她說到這裡就沒有再說下去了,雷克想問得更清楚一些,只見她面色僵硬,腳步突然就加快了,擺明了不想再討論這個話題,他只好乖乖跟上,一路上又和她隨便扯一些有的沒有的。

走沒多久,雷克聽到蕾妮安清甜的嗓音隱約從一扇雕花大門後面傳來,葛莉絲才替雷克推開了門,花蜜般柔和美妙的聲音便承著燭光流瀉而出:

 

噢 黎明的客人請留下

你瞧花開得多美

光明正回到泉水之城

讓我為你準備餐點 讓我為你縫衣

讓我為你接風洗塵 讓我成為你的心

今天是慶祝的日子

今天是慶祝的日子

 

雷克和葛莉絲安靜地走入寬敞的琴房。

琴房內有好幾扇漂亮的的落地窗,牆上的燭光讓房內籠上一層金紗布。除了蕾妮安以外還有一個彈著大鍵琴的樂手以及三個伴唱的樂手,諾芬也站在牆邊,他們貼著牆走到房她旁邊,聽蕾妮安把歌唱完。

 

噢 黎明的客人請留下

你聽那歌聲多嘹亮

是你替我們帶來希望

讓我為你鋪床蓋被 讓我為你吟詩

讓我為你帶來歡笑 讓我成為你的妻

今天是慶祝的日子

今天是慶祝的日子

 

這首歌雖然調子有些微的不一樣,不過雷克知道,這是長篇史詩“荷拉瑟”中的一支單曲,背景是年輕的荷拉瑟在旅途中把泉水之城從惡龍火鱗的威脅中解救出來後,全城都在狂歡,想邀請這位英雄從此定居下來。

而蕾妮安唱的是這首“泉水之城的慶典”中的主旋律──荷拉瑟在泉水之城結識的一位美麗少女‧愛菈泰茵。荷拉瑟在泉水之城發生的事大多已經隨著時間被人所淡忘了,後人只能大致推測這位愛菈泰茵是個泉水之城商人的女兒,個性大方的她和荷拉瑟有著一段美麗的戀情,讓她希望能留住愛人,甚至不惜唱出「讓我成為你的妻」這樣大膽的歌詞。

但是荷拉瑟的目的是前往惡龍的巢穴,擊敗他宿命中的宿敵‧惡龍黑燄,因此他最後仍離開了歡慶中的泉水之城。而後續發展,大家都耳熟能詳了:在經過許許多多可歌可泣的尋找與冒險後,荷拉瑟遇到了新的夥伴、結識了不同的女性、拯救了精靈王國並成為精靈王國的國王,最後在與黑燄的決戰中和牠同歸於盡。

“泉水之城的慶典”由主旋律愛菈泰茵和扮演泉水之城市民的伴唱者合唱而成,後者的歌詞大約是:

 

噢 黎明的客人請留下

我們已將麵包放入烤爐

麥酒盛滿每一個容器

今天是慶祝的日子

今天是慶祝的日子

 

這樣的曲調重覆四次,其中第二三句會分別置換為「女孩已穿上最好的衣裳,琴聲充斥每一陣微風」、「士兵們放下手上的武器,炊煙飄上每一棟房舍」和「我們已將惡龍趕出城鎮,陽光照耀每一寸土地」。

兩方旋律雖然有著差異,卻巧妙地結合成以眾人合唱為底、以獨唱勾勒出線條,然後在最後幾句剛好合在一起的歌曲,是一般在街頭巷尾吟遊詩人表演中比較難達成的陣仗。

蕾妮安的歌聲明亮而甜美,在伴唱的襯托下更是像隻盤旋在晴空之下輕盈的雀鳥。雷克只覺得如果當年愛菈泰茵(如果真有這個女孩的話)也是用這樣美妙的嗓音唱出這首歌的話,荷菈瑟說不定就不會前往惡龍的巢穴了。

想到這裡,雷克不自禁地微笑了。

看見雷克的笑容,蕾妮安臉上一熱,最後一句「今天是慶祝的日子」還沒唱滿便收了聲:「啊,雷克,你來得好早,我……我還沒練好,不是很好聽……」

「啊,不會的,很好聽呢!我很難得能聽到貴族的音樂,妳的聲音真的很棒呢!」說到聲音,雷克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

但是他在第一刻聽到蕾妮安的聲音時就明白了,這是普通的嗓音,再怎麼好聽也只是甜美的、悅耳的、輕巧的、惹人憐愛的、受過訓練的普通嗓音。蕾妮安或許繼承了祖母聲音中的美好,卻沒有繼承到她聲音中的魔力。

那麼這不可思議的聲音會不會出現在其他公主的歌聲裡?

「怎麼了?我有哪裡唱得不對嗎?」蕾妮安看他神情不知怎麼突然嚴肅起來,於是緊張地問。

雷克回過神:「呃……蕾妮安,妳唱得非常好,沒什麼不對的,只是……」

「只是?」不說還好,他這麼一說反而讓蕾妮安更緊張了。

「啊,沒有,我只是想到妳唱得這麼好,應該花了不少工夫練習吧?」他連忙安撫道,「蕾妮安很厲害呢!」

公主雙頰飛紅,低下頭卻也害羞而開心地笑了:「我……我一直是很喜歡唱歌,而且父王也希望我們兄弟姐妹都要有一些音樂方面的涵養,所以……嗯,我還滿喜歡練唱的,沒、沒有像雷克你這麼厲害,還能唱給很多人聽。」

雷克抓抓頭,有點生硬地轉移話題:「那其他公主也喜歡唱歌嗎?妳覺得誰唱得比較好聽?」

「好聽嗎……」蕾妮安眨眨眼睛,想了一下,「我們不是每個人都喜歡唱歌,萳西皇姊只有在父王要求我們練習時才會唱一下歌,所以她唱的歌也沒有很好聽……」她為了反省自己說出姊姊唱歌不好的話似地補上一句,「不過皇姊很聰明,在出嫁前父王和皇兄很多重要的事都會請她幫忙。

「海倫娜皇姊唱的歌很好聽,說不定是我們兄弟姊妹中唱得最好的唷!我好羨慕她,不過皇姊都說,只要我努力練習,也可以唱得和她一樣好呢!」

「海倫娜?」雷克眼睛一亮,「她唱歌很好聽嗎?嗯……我是說,她的聲音有沒有……嗯,很特別的感覺?」

「感覺?」

「嗯……像魔法一樣吧?和別人不大一樣的聲音……呃……」雷克自己沒聽過歌姬唱歌,要說出個特徵他也說不上來。再說,狼牧人那句「你一聽就會知道」實在是太籠統了,他完全沒辦法說明。

「每個人的聲音都不一樣啊,」蕾妮安歪著頭,果然不能理解,「不過我真的很喜歡皇姊的歌,如果雷克你聽過一定會覺得很好聽的。」

「那……海倫娜公主也會來這裡練習嗎?」雷克問。

這回連沒有機心的蕾妮安都能聽出他的意圖了,她抿嘴笑道:「雷克想聽二皇姊唱歌嗎?你真的很喜歡音樂呢!這就是吟遊詩人嗎?不過我想海倫娜皇姊應該不希望有外人在聽她練習呢。」

「這樣啊……那就沒辦法了……」雷克聳聳肩,既然都說不行了,也不好再要求,要想別的方法嘛,一時間又沒什麼主意。

蕾妮安看著他,沒說什麼。



啊呀
這回的字數是有點都了
所以下一次可能會短一點
嗚啊
到底有沒有人在啊...
 
這陣子一直有事可以忙
所以也一直懶得打文

真有點本末倒置了
明明haku的本業是寫小說才對啊XD
 
皇宮這段haku實在不大會說
就...呃...看看就好
 
話說魔王養成班真的動筆了
還一口氣打了六回
果然輕鬆的故事寫起來也輕鬆
haku真的墮落了啊啊啊(掩面)
不過一回不到兩千個字
當然還是黑王女的篇幅比較大啦(笑)
 
因為內容寫得很快很隨興
所以應該會在天使帝國貼
如果沒有佔板面的必要
暫時不打算在部落格發文這樣
 
啊啊怎麼變成在打廣告了
不行吶
黑王女才是主修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