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無限期整理中
  • 135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黑王女5-2

晚上,諾芬到他的房間找他。

「唷,這不是諾芬嗎?有事要找我聊聊嗎?」雷克正無聊地坐在窗台上玩弄琴弦,看到她,咧嘴笑了笑。

諾芬不愧為護衛,性格畢竟是沉穩了些,他吊兒郎當的言行也只是讓她微皺了一下眉:「雷克格爾先生,是公主要我來找您的。」

「蕾妮安?怎麼了嗎?」他稍微坐正了些。

「我帶您去找她,請安靜地跟著我。」她說。

於是還搞不清楚狀況的雷克就這樣跟著四公主的女伴走在夜深人靜的皇宮中。牆壁上火把隱約地燃著帶有魔法氣息的橙光,一條接著一條華麗的走廊因為火光的晃動而跟著蠕動,讓他有一種走在某種巨大怪蟲肚子裡的錯覺。

諾芬的腳步很快卻沒有聲音,而且似乎在躲避什麼似地不時拐入不同走廊。

「呃……諾芬?」雷克有些不安,他總是一到晚上就被請回房間休息,沒想到夜晚的宮廷會是這麼地詭異,而諾芬的行動更加重了這氛圍。

「很抱歉,但我們必須小心,不要讓守衛和巡邏的衛兵發現。」諾芬壓低了聲音解釋,「您一個男人在晚上找四公主總是……不大妥當。」

原來是這樣啊……雷克在心底苦笑了一下,果然宮廷裡的種種都拘緊得多了,自己要待在這裡的話,沒有兩年三年可習慣不了的。

蕾妮安親自在一條走廊末端的房間裡等他們,她已經換下一身華麗的衣裙,只在睡袍外裹了件絲絨外套,單薄的身子在晚上的寒氣下顯得更加楚楚可憐。

但是她看到雷克,仍開心地笑了:「雷克,對不起那麼晚還要你出來,可是二皇姊只在晚上練歌,我想……嗯,你或許會想聽,所以……」

雷克沒想到她居然能看出他很想聽,甚至願意幫他,一時間愣住了。半晌,才道:「可是妳不是說……」

「海倫娜皇姊的確不喜歡有旁人,可是如果你不讓她發現……嗯,我知道這裡有條密道,可以通到練習室那邊的櫃子裡。」蕾妮安像是怕他不相信似地一字一句認真說道,「雖然很多人都知道這條密道,不過皇姊她應該不會注意到你用了……我想……」

「可以試看看。」雷克幫她把話接完,笑,「真的很謝謝妳的幫忙,要不然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我該怎麼感謝妳,可愛的公主?」

「也、也沒什麼,你也救過我啊。」蕾妮安微微別過頭,雖然照明只有兩盞燭光,看不清楚,不過雷克知道她一定是在掩飾泛紅的臉頰。

諾芬輕咳了一聲:「我會在這一端掩護您,葛莉絲現在在公主的房間以免有突發狀況。時間差不多了,公主您也該回房間了。」

 

透過密道盡頭的縫隙,匍匐在灰塵密佈中的雷克可以看見二公主海倫娜朦朧的身影在練習室裡走動。

雷克從角度判斷,這密道大概是通往練習室的壁爐正上方,視線所及大約是人的腰部左右。

海倫娜大約比蕾妮安大上幾年,一樣是金髮和墨綠色雙眸,身材修長清瘦。雷克之前也曾遠遠看過她幾次,只覺得她是個很安靜、很優雅的漂亮女子,也許是年紀比蕾妮安大了些,見過的事情多了,她舉手投足間帶著一種淡淡的憂鬱。

深夜的宮廷練習室裡沒有伴奏,二公主身邊只有三位女伴,遠遠地、安靜地站在一旁。

她在練習室裡自顧走了一會兒,停在落地窗前,推開窗戶,一陣蘊著寒意的夜風闖了進來,撩起公主一頭長長的金髮,她開口,卻只是發出一些沒有旋律的長音,由低到高,再至極高。

雷克不懂得貴族音樂的基本功,雖然乍聽到海倫娜的聲音讓他相當驚豔,但隨後這股頭皮發麻的感動便逐漸被不舒服姿勢所造成的手部酸麻取代,從她開口唱出第一個音起,他便知道這位二公主並不是他要找的歌姬,但此時此地,他躲在密道裡,若是想要移動,勢必會造成不小的聲響,只得按耐著性子等她練習完畢。

接下來是一串又一串的音階。這回雷克打起一些興趣了,明明只是一串串由低到高、再由高到低的聲音組合,卻彷彿被海倫娜賜予了生命般,有的開心明亮、有的抑鬱陰沉,每一組都有著不同的個性。

二公主不知道在窗前唱了多久,而雷克只覺得全身僵硬,還不小心打了一會兒盹,醒來時聽不見練習室裡有任何聲響,還以為人已經走了,透過密道縫隙一看才發現她還是站在窗前,一語不發,似是在想些什麼。

她在做什麼?雷克很想動一動他酸麻的四肢,不過他自己很清楚,在這樣一片寂靜中任何聲音都會像是被放大好幾倍般地明顯。

海倫娜盯著窗外看了許久,終於幽幽地開口了:「貝蒂,父皇他還在生氣嗎?」

其中一位站在一旁的女侍答話了:「公主,國王他這陣子氣消了不少,有一些條約的問題讓他比較分心了些,公主不用太擔心。」

「是嗎……那就好。」二公主嘆了口氣,半晌,才又開口道,「我想艾莉她也是不得已的,北方總是比較疏忽不得,父皇該是知道的……」

「雖然如此,皇族出席收穫祭慶典是宣示權力義務的象徵,國王也很重視,但是三公主卻一再缺席,也難怪國王和大王子會有所不悅。」名叫貝蒂的女侍年紀比較大,說話有條有理。

海倫娜沉默了一陣子,然後道:「我也曾勸過她,但是……唉,只希望她能夠多體諒父兄的用心……」

「三公主的個性比較倔強,雖然公主您說的話她多半聽得進去,不過畢竟還只是個女孩啊,還有很多事該學著呢。」貝蒂說。

公主沒有答話,不知是默認了還是在思索著該如何為那位三公主說話,她看著窗外不同深淺的黑色疊加而成的景色,靜默著。公主一安靜下來,女侍貝蒂也不說話了,整間練習室裡的動靜彷彿都一起停止,連一旁躲在密道裡的雷克也不敢太大聲呼吸。

然後,海倫娜突然開口唱起一段旋律:

 

美麗的希絲奈亞

我該如何看透妳

 

她重覆這段同樣的歌詞,一次比一次還高音,如果說蕾妮安的歌聲像是雀鳥,二公主海倫娜的聲音就像隻向上攀升的白孔雀,華麗而潔淨,展翼在廣闊的天空中遨翔,留給仰望的人們心底最難以抹滅的白色幻影……

在唱到最後一次時,她高亢卻沒有瑕疵的嗓音直接躍上了暗藍色的夜空。透過密道孔隙,雷克一度以為自己看到了純白的鳥影飛過。

雖然只有簡單的幾句歌詞,但海倫娜的歌唱能力已經使他完全折服。那不是天生就有的嗓音,而是經過無數個這樣深沉的黑夜,一次又一次、一個音接著一個音這樣琢磨而出的技巧。這樣精雕細琢的唱法或許會有些僵硬而不近人情,但雷克聽得出她堆積的許多努力,這讓上述冷硬的地方成了辛苦練習最美麗的見證。

海倫娜所唱的旋律屬於標準的貴族音樂,雷克沒有聽過,不過他從別的歌曲中聽過希絲奈亞這個地方,那是一座精靈居住過的古老森林,不過在魔動紀元中期就因為一次魔法戰爭而被失去控制的能量吞噬,從此消失不見,只有它的美麗及哀愁還留在傳說和歌謠中。

或許是因為這樣的典故,讓海倫娜在吟唱時帶著一種優雅的悲傷氣質,她仔細地收完尾音後,慢慢轉過身,和女侍們一同離開練習室。

在這之後,雷克再也沒有機會好好聽阿洛格二公主唱歌了,但是這一晚所聽見的歌聲卻深深印在他心底,許久許久之後,他仍記得這段美麗的旋律,以及讓這旋律更加完整的美麗嗓音。




老實說
公主王子們的全名其實haku很早就取好了
但是不小心把寫下來的紙弄丟了
一直不想重新取名字

就算是某種對人物的責任感吧
覺得要是換了名字就不是同一個人了
所以有些時候雖然名字取得讓人容易誤會
不過還是用了老名字
 
黑王女的時代設定也是高中就設定好了
一些傳說啊歌曲則是陸陸續續設定
有時候一個不小心設定太多
還得克制想把它們獨立寫出來的衝動呢XD
 
唉唉
已經變成一個月貼一次了
希望不要停刊吶
快點誰來聲援一下
我很需要鼓勵嘎...or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