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dream Placebo

關於部落格
無限期整理中
  • 135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王女6



和蕾妮安道別時,秋末冬初的天色已經昏黃了。

雷克婉拒各式各樣的糧食禮物,只留下足夠的盤纏和一條蕾妮安親自編織的手環──那是四公主對他最後的挽留,明白他前往北方的決心後,她沒有阻止,只希望他能再留幾天,多留一天算一天──至少等到她完成那條手環。

蕾妮安盡可能仔細地、慢慢地編織,但冬天快到了,她知道一但進入冬天,往北方的路就會被冰雪所覆蓋,害雷克去不成目的地就罷了,要是在路上發生了什麼不測……無論如何,她最後還是把手環完成了。

雷克不打算帶上太多東西,畢竟阿洛格是個國土廣大的國家,他知道這將是一段漫長的旅途,雖然都是在國境內,不過他也聽說過接近北方的地帶不單是宿敵不時的騷擾,這陣子也有盜賊集團肆虐。

這也難怪三公主愛麗羅貝卡不得不留在北方駐守。

 

雷克發現一談到這位三公主,氣氛就會變得緊張,連蕾妮安的神情也不例外地僵硬了些。

「你說……三皇姊?怎麼了嗎?為什麼突然問起她?」她有些不安地向四下張望了一番,似是在擔心談話會被誰聽到。不過雷克提起這個話題時兩人正在花園裡散步,只有諾芬和葛莉絲隨侍在側。

「嗯,只是問問而已,」雷克沒想到她會如此緊張,說話不由得更小心了,「因為我之前聽了妳和二公主的歌聲,想到還有一個公主妳還沒提過,就好奇,想問一下而已。」

蕾妮安迴避他的目光,抿著粉紅色的小巧雙唇,想了想,才下定決心似地慢慢說道:「三皇姊她和我同樣年紀,嗯……我們是雙胞胎,不過人們都說我們不像,因為皇姊她和我們不一樣,她的頭髮是黑色的,和母后一樣,不像我們其他兄弟姊妹一樣是金色的……」

「比較像母親?」雷克忍不住脫口而出。

「嗯,還有她……嗯,她和我的個性也不一樣,她從來不唱歌,比較喜歡……嗯……人家都說,她從小就比較像男孩子,對打打殺殺的事情比較有興趣,所以……」她一雙大眼盯著雷克看,像是要說出什麼為難情的事,卻又對自己認為這樣很為難情這點感到很羞愧,她的小嘴抿得更緊了,「三皇姊她一直對軍隊的事情很感興趣,所以她現在在北方的軍營……」

「軍、軍營?妳說是軍營?」雷克驚呼。他沒辦法想像嬌生慣養的皇族子弟會想要到軍營那類的地方,更何況是一位和蕾妮安同年的公主!他沒辦法想像蕾妮安這樣纖細而脆弱公主和粗魯的士兵在一起相處的畫面,連他們在慶典上的邂逅,在事後回想起來,也是偶然中的偶然、例外中的例外,不可能發生第二次。

他對於軍隊的事不是很瞭解,但吟遊生涯中總是能遇到各處的傭兵和士兵,對於軍營的生活也算是有所耳聞。他知道那絕對不是什麼舒適優雅的生活方式,連衛生和飲食都差強人意,更別提那種無時無刻要提高警覺的心理壓力,對一個少女而言更是如此。

「蕾妮安,妳、妳是說妳雙胞胎姊姊跑到軍營去視察之類的嗎?這麼年輕就……」雷克確認道。

「呃……也不能說是視察……」蕾妮安表情僵硬,讓雷克突然後悔自己這般無禮的追問,「我想艾莉三皇姊已經是北方軍營的領導人了。嗯……我們成年之後她就到北方去了。」她頓了頓,看向雷克,「或許你聽過“黑王女”的事吧?」

「黑王女?是有些印象。」雷克抓抓頭,愣了一下後才會過意,「妳該不會說……妳姊姊……三公主就是那個黑王女吧?」

蕾妮安點頭,雷克誇張地退了兩步,張大嘴。

「這、這我有點不能相信了!我一直以為人家說的黑王女是上個年代的事,要不好歹也是個女將軍什麼的,應該是個有些年紀的女人,沒想到……」雷克想起他是在什麼地方聽到這個名號的──那些軍人傭兵們聚在一起大口喝酒的場合,有時是聽到他們詛咒著,也有些場合中是讚賞多一些,無論是哪一種,他都可以在這些人粗獷的言談中聽到尊敬,那是不分敵我、對於強者的尊敬,讓他一直以為黑王女這號人物是某個傳奇故事中的角色。

他沒有把黑王女這號人物和真正存在的王族聯想在一起,也沒有把她和現存的國家聯想在一起。突然知道這樣的一個人物真正存在,而且居然是一位少女,這震驚恐怕更勝於那天遇見狼牧人,他不能相信。

像是見多了雷克這種反應,蕾妮安將目光移向遠方,微笑道:「皇姊真的很厲害,明明我們年紀一樣……不過……」話說到一半,她嘆口氣,不說了。

雷克感覺這不是適合再問下去的時機,換了個話題和她聊起他在旅途中遇到的一位捕鼠人。但在心底,他默默決定無論如何都要聽聽那位黑王女的歌──雖然照妹妹蕾妮安的說法,她完全不唱歌,但就是這一點特別奇怪,怎麼有人是完全不唱歌的呢?叱吒沙場的黑王女難道不是為了掩飾什麼厲害的能力嗎?

這是其中一個原因,而令一個原因,雷克光是想到就暗暗發窘:他想看看傳說中的英雄。那些在他的歌曲中出現的,不懂得畏懼、聰明又充滿俠義心,甚至還有餘裕發揮小小幽默感的偉大人物。一個年紀不比自己大的女孩子就能造就「黑王女」這樣一個響亮的名號,他想要親眼看看這樣的傳奇更真實的一面。

懷著這兩個相當不同的想法,幾天後他便向蕾妮安以「想要更貼切地寫出和軍隊有關的曲子」為由,提出想到北方軍營取材的要求。

蕾妮安一開始顯得有些不情願,但她自己也明白雷克遲早也是會離開。知道雷克意念堅定後,還是替他寫了封介紹信。

 

出發之前那段時間,雷克也有向其他人打聽三公主的種種事蹟,發現無論是僕人、守衛、貴族,甚至如蕾妮安是有著血緣關係的王族,平時都絕口不提這位公主,像是當作她不存在一般,即使他問起,人們也都閃爍其詞,並有意無意壓低音量、回避他的目光。

這可以理解,畢竟好武的女性在這個時代是異數,尤其阿洛格這樣有歷史的國家更是保守。

雷克記得有一些流言是這麼說的:阿洛格開國英雄‧金髮的阿洛格身邊那有名的八勇士之一‧彼岸的考克希斯其實是個女人。類似的流言在很多其他的傳說中也有,比方說有人言之鑿鑿地認為除魔師克羅希特或冰皇是女人之類的。他對於這些說法採取聽八卦的態度,不過關於考克希斯的傳聞,或許是年代比較近、證據比較多,他總覺得可能性滿高的。

好端端一個女人怎麼會被說成是男人?這點雷克妄自下了判斷:也許阿洛格的王宮貴族不希望讓人們知道當年金髮的阿洛格是靠著女人取得天下,於是就這麼對人民宣傳。當然這也只是雷克從以訛傳訛的流言中胡亂猜想的結果,但如果真是這樣,他還真為這位神通廣大的考克希斯抱不平。

恐怕只有在龍火紀元那樣的時代,才允許像是史詩荷拉瑟裡那位歐莉緹依雅那樣的女性戰士大搖大擺地到處活動吧?

 

無論如何,雷克大致從人們隻字片語中湊合了一些有關三公主愛麗羅貝卡的事:

三公主的行徑往往令群臣貴族側目,但對於這個偏愛兵法、勤於劍術的女兒,國王的態度可以算是放縱了。他並不期待公主可以成為真正能上戰場帶兵的戰力,讓她學習武術並默許她對音律、社交、縫紉等真正女孩該學的項目的逃避,是為了(說這話的人緊張地四下張望一番才敢小聲說出來)展現他並沒有因她的髮色不同於自己而對她苛刻。

他對於屬下口中,愛麗羅貝卡在軍事上的才華不置可否,或許在奉承下真的有那麼一點遺傳自她那將軍外祖父的天賦,但這也不代表任何事。一個女孩,尤其是一個王族女孩根本不需要這些才華。他總認為,有一天她一定會明白自己的特立獨行只是年少的愚蠢叛逆而回歸正常。

然而公主的執著比國王所以為的還要強烈,王族父女間的緊張關係終於爆發了。

事情開始於三公主和四公主成年前,整座大城為了這對雙胞胎公主的成年忙得不可開交。雖然已經有人負責了,但國王一時興起,差人問了她們希望得到怎麼樣的成年禮物。

四公主蕾妮安娜的回答在他的意料之內,乖巧地表示會開心地接受任何父王所送的禮物,但三公主愛麗羅貝卡的回覆卻讓他相當生氣──這女孩這回真的走火入魔,竟要求國王允許她前往最為混亂的北方疆界駐守!

這是何等不成體統!到充滿戰爭、盜匪的北方,不單是把自己身為王族應有的自尊自重視若糞土,一位公主竟自願與一群低下骯髒的男人廝混!這比她每天換下正式服裝、像野人般揮劍揮得渾身臭汗還難容於禮法。國王意識到自己不該再任她胡來,進行了幾次不歡而散的父女溝通之後,他甚至下令將她禁足。但三公主的態度強硬,她的反抗行為讓國王很難堪──一國之王,要是連女兒都治不好,又要如何讓臣民信服?

後來,一方面是成年禮迫在眉睫,一方面是大臣的獻策,國王在公主成年前做出了讓步,交給她一支軍隊,承諾只要她在成年那一天的模擬戰爭中打敗國王派出的軍隊,證明自己的能力,便讓她前往北方。

國王當然不認為這個乳臭未乾的女孩能帶兵,這是一個讓她打消前往疆界的念頭,甚至放棄她那古怪行逕,又不至於傷害國王顏面的方法。

「然後呢?」每當雷克入迷地追問事情的進展,對方都會露出神秘的微笑。

這種笑容又和之前那種避而不談的態度完全不一樣了,這讓雷克相當困惑,然而,對於王室父女這場爭端,人們總是這樣微笑不語,或者俯身在雷克耳邊留下意味深遠的一句:「現在,公主不是已經在北方了嗎?」

 

離開的這一天,寒冬彷彿提早來到。雷克花了很多時間收拾行囊──這只是他表面上的說法,事實上,婉拒四公主送他的各式物品後,他的行理除了那不離身的五弦琴外,就只有一只布包,裡面是一些旅途中蒐集而來的小雜物、幾件衣物及一些錢。

要告別城堡、告別舒適奢華的生活還是讓他相當遺憾,而告別蕾妮安更是讓他下了很大的決心,兩人一直到天色都染上流金似的黃色、再不出發就要來不及,才一路相送到馬廄。

蕾妮安站在馬廄外頭,充滿糞尿霉味的馬廄不符合四公主的身份,但這樣在外面吹著冷風也讓她瑟縮著單薄的身子,令雷克好幾度想勸她先回皇宮休息。

「雷克……」她輕輕吐出壓抑顫抖的聲音。

「怎麼了,蕾妮安?」雷克停下手邊將行理固定上馬背的動作,轉頭看向外頭的公主。

但蕾妮安又不說話了,她一雙圓圓的大眼睛眨也不眨地看著他,似是要把握最後一刻記住他的容貌一般。半晌,她才幽幽地道:「我不知道北方是什麼樣的情況,可是聽父王他們說,應該是很危險的,如果……嗯,雷克要好好照顧自己……」

雷克笑了笑,走過去,輕輕拉起公主戴著手套的小手,試著用自己掌心的溫度帶給她一些溫暖。他說:「放心吧,我是吟遊詩人,什麼亂七八糟的地方沒去過?倒是蕾妮安,妳也要多保重呢。」

蕾妮安的臉凍得暈紅,她略微抿嘴,猶豫了一下,才道:「我……雷克到軍營以後要認真取材,到時候有什麼新寫的歌……你要回來唱給我聽,好嗎?」

如果不是有人在看,雷克多想把這個既美麗又脆弱的少女擁入懷中,但他只能紳士地彎下腰,在她的手背淺淺地吻了一下:「我會的,蕾妮安娜公主。在我們再次見面前,我會為了妳寫歌,等到見面的時候,也要讓我聽聽妳唱的歌唷!」

四公主露出微笑,點點頭。

 

傍晚的冷風中,雷克策馬前往北方。

而黑王女的故事才真正要開始。



最後一句話似乎有點自己吐槽自己的意味耶==
啊啊啊
前面扯了這麼多
好像都沒進入故事
嘎啊
好啦好啦
haku也有在努力啊...
 
掰掰啦
可愛的蕾妮安公主
寫她是很愉快的事情
讓haku都覺得自己變青春了~
呵呵
以後當然還會再見面...吧?
haku會和雷克一起想念妳的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