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無限期整理中
  • 135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三樓盡頭

-------------------------------------------------------------------------------------------- 各位讀者,當你看到這篇文章時,請千萬不要把它當作一篇故事,記住,這不只是故事。 事情發生的精確時間恕我無法告訴各位,原因也忘得差不多了〈接下來發生的事太精彩了,誰還會記這種鎖碎的事呢?〉,只記得某天晚上九點快半,父母加班還沒回來,我不知道是因為什麼理由,上了中平的聊天室。 在名稱上打了「烈」這個字,我進入聊天室。 照理說這種時間上應該不會有什麼人會到聊天室,但今天的中平聊天室卻顯得異常熱鬧: 歡迎來到中平聊天室... 七月對皮卡說:想太多 狼煙說:夠了不要在吵了 【聊天室公告】骨進入聊天室 (下午 09:28:49) 皮卡說:那你想怎樣 這些人好像在討論什麼,居然沒有半個人理我一下,這是哪門子的聊天室呀!於是我隨便抓個人來哈啦。 烈對雪‧幻影說:安安 七月對皮卡說:我想就學校 雪‧幻影對烈說:你是dawn的ㄇ 什麼是「dawn」?這不是「黎明」的意思嗎?這時的聊天室詭異極了。 ET對湛說:好像很好玩 烈對雪‧幻影說:什麼東東 皮卡對七月說:你又想太多了 狼煙對皮卡說:別鬧了 湛對ET說:這是很嚴肅的事情 ET向湛吐舌頭:咧~~~~ 雪‧幻影對烈說:這是一個鮮為人知的傳說:惡魔創造了一棵能吸收人類精神的邪惡之樹,但當那棵樹還是種子時,就被遺落在中平國中三樓末端的廁所鏡 【聊天室公告】小海進入聊天室 (下午 09:31:52) 血桐對狼煙說:到底要ㄅ要討論 雪‧幻影對烈說:子裡。如今,種子在鏡子中設了結界,並萌芽、生長成樹了。邪惡之樹開始延伸祂的樹根,悄悄吸收附近的能量。在一兩年前,有幾位學長 小海跟大家打招呼:安安ㄚ… 雪‧幻影對烈說:姐發現了這個秘密,決定消滅邪惡之樹。可惜在行動以前,他們的組織windy就瓦解了。原因是這棵樹能夠讀取被樹根繞住的人的記 雪‧幻影對烈說:憶,有一位windy成員被抓住後,其他參與的成員也連帶的一一被殲滅。邪惡之樹吸取他們的靈魂,讓他們成為一具空軀。不知情的 小海說:我又遲到ㄌ 雪‧幻影對烈說:人是看不出來的,他們頂多覺得奇怪:為什麼平常用功的學生開始上課打瞌睡了呢?整個windy只剩一位因為沒參加windy集會 七月對小海說:習以為常 骨對ET說:看熱鬧就閃啦 雪‧幻影對烈說:而倖免的學長hunter〈匿名,現在已畢業了〉。狼煙無意中收到Hunter的e-mail,於是組織了繼windy後的另一 雪‧幻影對烈說:個組織dawn。為了不蹈前輩的覆轍,我們都透過網路集會,也禁止表明身分或探查他人身分。 螢幕上突然跳出的字讓我難以相信,這一定是有人閒閒沒事找人開玩笑!可是,又有誰會在這時間上來給他們笑呢? 我愣了一會兒,再回去前面重新看了一遍,我決定把一切弄清楚。 狼煙對雪‧幻影說:你打字好快 烈對雪‧幻影說:ㄋㄅ要耍我 ET向骨吐舌頭:咧~~~~ 雪‧幻影對狼煙說:複製貼上ㄉ 湛對烈說:這是真的.你要加入我們ㄇ 皮卡對雪‧幻影說:ㄋ又在拉人進來了 骨向ET丟鞋子,咻││││中!!! 烈對湛說:要做什麼 皮卡對烈說:ㄋ會不會覺得較老師來比較好 我雖然很難相信,可是一方面是覺得如果是開玩笑,這也未免太大費周章了,另一方面也許是我心底真的有那一小部分是相信的吧!況且如果是開玩笑,我就乾脆陪他們起鬨好了。 狼煙說:都到其了.我們要開始討論後天的事了 湛對烈說:我們要突破結界去稍ㄌ邪惡之樹 七月對狼煙說:真感凍 小海對狼煙說說:恩恩 ET對骨說:還在鬧 狼煙說:注意是後天晚上十一點半 雪‧幻影對烈說:大人的磁場會讓結界關閉所以我們學生要自己處理 湛對狼煙說:我可能不行 我媽會在家 骨對ET說:ㄅ之誰先ㄉ吼 狼煙對湛說:反正我們需要有人留守以防萬一我們都失敗還可以留駐秘密 雪‧幻影對烈說:hunter設計了一ㄍ程式,可以打開結界 狼煙說:還有誰ㄅ去 七月對狼煙說:我去 血桐對狼煙說:你來真的 雪‧幻影對烈說:前提是不能有大人 小海對狼煙說:去哪 骨對血桐說:ㄅ然ㄋ [悄悄話]湛對烈說:大人都以為有他們才能搞定事情 雪‧幻影對烈說:這有危險所以你可以選擇不要參加,但別把秘密告訴任何人 七月對小海說:去死啦 如果你搞不清楚狀況就別去好了 [悄悄話]湛對烈說:老師來處理只會打草驚蛇 所以不能讓老師知道 狼煙說:記得戴面具去 如果有其他問題明天在上來找我 烈對湛說:讓老師知道他們也不相信阿 這是實話,包括我在內,現在哪個人不是眼見為信。要是一個學生冒冒失失地告訴你學校藏了一個邪惡的東西,你會相信嗎?我現在也是抱著一種半信半疑的心情去了解這個「傳說」。 小海對七月說:你好兇喔 狼煙說:都知道了吧 皮卡對狼煙說:這是最後機會了 ㄋ確定不讓老師幫忙? 血桐對骨說:我只想去看看 雪‧幻影對小海說:ㄋ不能來就ㄅ要勉強 烈對狼煙說:那我咧 狼煙對皮卡說:我門已經討論過了 ET對骨說:ㄋ不敢去吧 小海對雪‧幻影說:我爸媽管我比較炎 我不能去 烈對狼煙說:理我一下拉 湛說:我媽來了881 【聊天室公告】湛離開聊天室了... (下午 09:58:15) 皮卡對狼煙說:到時候別後悔 皮卡向狼煙丟鞋子,咻││││中!!! 【聊天室公告】皮卡離開聊天室了... (下午 09:58:38) 小海對雪‧幻影說:駐你們好運 雪‧幻影對狼煙說:ㄋ還好吧 烈說:誰理一下我啊我也想去 骨對ET說:不敢去的是你 小海說:我該下ㄌ88 狼煙對雪‧幻影說:又不是真的打到 七月對小海說:886 【聊天室公告】小海離開聊天室了... (下午 09:59:01) 雪‧幻影對烈說:你真ㄉ要去? 七月對烈說:你只參加了一次集會 還太嫩了啦 ET向骨丟鞋子,咻││││中!!! 烈對雪‧幻影說:我確定了 然後我對七月丟了一次鞋子後便趕緊下線了,剛關掉視窗,老媽就回來了。我只好撒謊說是在玩線上遊戲,結果馬上招來一頓罵。看來明天是說什麼也不能上聊天室了。 隔天,我一整天精神恍惚,腦袋裡只想著兩件事:晚上如何上中平聊天室和第三天晚上神聖的任務。結果,那天的課我都沒聽進去,晚上也偷不到電腦。一天就這樣晃過去了。 任務開始的前幾個小時,我到書局買了一個皮卡丘面具,隱約聽到了有人在和老闆談到面具價錢。我蹲在書櫃後,擔心會看到dawn的成員。 七月對我打的訊息一直盤旋在我的腦海中,讓我覺得很不服氣:他又懂什麼? 十一點,我提早來到中平國中,卻看見三樓近頭的廁所外已經有人影了。 「嗨,你是ET嗎?」我聽到一個從面具下傳出的聲因這樣問著我。 「我是烈。」我回答。 「那你怎麼知道時間提早了?」一個女生的聲音透過面具傳到我耳朵裡,「我是雪‧幻影。」 「我不知道,直覺吧?為什麼要突然改時間?」我感到有些惱怒,要不是我好奇,豈不是錯過了? 「對不起啦,因為前天皮卡的話讓我很困擾,我很擔心他會真的告訴老師,所以才趁他不在,把碰面和以後集會的時間改了。昨天只有你、皮卡和骨沒來,所以我就改了。」一個帶著百獸王戰士面具的男生語帶歉意地告訴我。 「狼煙,這麼說烈也來了。就只差ET了。」雪‧幻影對「百獸王戰士」說。 「我看不用等了,先進去吧!磁碟片呢?」一個帶著骷髏頭套的人對我們說。 於是狼煙向雪‧幻影說: 「我看你留在外面把關,這張磁碟片是備用的,拿著吧!如果ET來了,你就跟他留在外面。幫我跟骨道歉,叫他到大門把風。」 「你真的知道要做什麼嗎,烈?」「骷髏」用懷疑的語氣問我。 「你是七月吧?我當然知道!」我大叫,結果被一旁的狼煙噓了一聲。 「Bingo!那你不要被抓噜!」他那種自以為是的口氣讓人難以忍受,狼煙走過來分開我們兩人。 「要進去了,都準備好的嗎?」他環視周圍的四人。 大家對他點點頭,然後狼煙從口袋中拿出一片暗色的磁碟片。 我原本以為開啟結界需要很盛重的儀式,沒想到狼煙只是把磁碟片壓在男廁女廁中間的鏡子上。 一秒、兩秒,在我開始懷疑這會不會是學長開的玩笑時,鏡子由磁碟片的位置開始往外溶解。我睜大眼睛,看著由怪異扭曲的黑褐色樹幹組成的森林出現在鏡子後面。 「大家,進去吧!小心不要被樹根纏住,否則他會吸走你的靈魂。」狼煙和七月率先爬進鏡子裡。 「知道了。」戴著越前龍馬面具的人〈應該是血桐〉咕噥了一聲,也進去了。 我不安地回頭看了一下,剛好看到雪‧幻影也盯著我看。 「這裡面的魔法會使人恐懼,你比較沒有心理準備,不敢進去是情有可原的。」雪‧幻影告訴我。 我猜,我的臉一定紅了:堂堂大男子漢,怎麼可以在女生前丟臉呢?我顧不了太多,趕緊追血桐他們去了。 地上布滿了樹根,光是小心不要被絆倒就花了我不少力氣。追上前面的人時,我注意到只有兩個人。 「等一下,狼煙呢?」我叫住他們。 「我們沒走多久,他就突然消失了。現在,我們只好繼續走下去了。」血桐雖然想讓語氣聽起來像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但是我們都聽的出他在害怕。 「為什麼會消……血桐?」我的話講一半,就看間剛剛明明在我前面的越前龍馬活生生消失了。 「他……消失了?」我難以置信地看著七月,「這是怎麼一回事?」 「他沒有消失,狼煙也沒有。」七月居然還可以那麼冷靜! 「那為什麼我們看不到?」我現在好擔心七月也會突然消失。 「這個結界裡面布滿了邪惡之樹的魔法,狼煙和血桐並沒有消失,只是存在在另一個次元。也就是說,我們還是走在一起,只是感覺不到彼此罷了。搞不好在他們眼中,消失的是我們呢!」七月向我解釋。 「你怎麼知道這些?」這種事應該是連狼煙也不知道啊! 「告訴你也無訪,我哥哥曾是windy的一員,他在畢業前曾經來過這裡。後來,他自然是失去了靈魂……總而言之,這裡的危險我比任何人都清楚。原本我應該是不能讓人知道這些的,不過在我踏進結界後,邪惡之樹大概就從我哥的記憶中知道我是誰了。」七月告訴我。 「你很恨它,對吧?」 「也許吧,但是我不希望牽扯進太多不相干的人,之前在聊天室對你說這麼重的話真是抱歉。」七月說著,抬起頭。 我順著他頭套中的目光往上看,忍不住倒抽一口氣。 上面飄浮著一些透明的東西,雖然是無色,可是我能從上面陰影的變化感覺到有東西在動。我方才光是注意著不被樹根絆倒,就已經無暇注意上方了。 「我叫那幽靈,是那些被吸走的靈魂。他們沒有自我意識,是不會傷人。」 「它們是不是永遠回不去自己身體裡了?」我問。 「我想不是,如果我們把邪惡之樹燒掉,他們應該就可以得到自由了。」 七月的這句話,讓我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 「靠!我忘了帶火柴或打火機了!」 「什麼!?那你以為你要怎麼毀了那棵樹?用啃的嗎?你要知道,我們四人中可能只有一人能到達主樹幹!」七月從口袋中摸出一個火柴盒,但是打開一看,裡面只剩四支火柴棒。七月遞給我兩支,然後掏出美工刀把盒子分成兩半: 「沒辦法,我們家不常用火柴,所以要用時就只找到這……」 他的話還沒講完,身體就像血桐一樣消失在我眼前,原本拿再手上的半個火柴盒連同美工刀一起落在樹根交錯的地上。 我拾起掉落的物品,繼續走下去。 感覺上好像走了好幾個小時,眼前的路還是通向一片黑暗,頭頂盤旋的幽靈也使我很不安。我現在是孤身一個人,只覺得胸腔中的心臟好像快跳到喉嚨了。 在我因害怕而分神的時候,一不小心被樹根絆倒。 我的頭剛巧撞在另一條隆起的樹跟上,直撞得我眼冒金星,等我要爬起來的時候,發現我的雙腳竟被樹根纏住了。 我想起狼煙在我們剛進入結界時所說的話,立刻掙扎著想爬起來。怪哉,這樹根好像是活的一般,我愈是掙扎,它便愈緊,不久便爬上了我的腰際。我伸手想扳開樹根,卻怎麼扳也扳不動,慌亂中,我摸到了七月給我的火柴。 我靈機一動,想到既然是樹,當然會怕火燒,於是抽出火柴盒和火柴,點了一根起來。 只見原本捆在腳上的樹根在我點起火柴的時候滑下了我的腳,火光所照到的地方,都可以清楚地看見樹根在蠕動著,退向陰暗的角落。我一陣愕然:原來這森林是活的! 在火柴熄滅前,我暢行無阻地奔跑了一段路,在火光消逝的前一秒,我看到了主樹幹。 主樹幹被眾多樹枝包圍著,長得特別肥大壯碩,隱隱約約透著一股不祥的感覺。我馬上拿出最後一支火柴,怎奈不管在盒子上怎麼劃,就是劃不出火花。最後,那火柴在清脆地斷裂聲中折斷了。 我這可急了,用手一摸,才發現我劃錯面,火柴怎麼可能燃燒呢? 我灣下腰,試著搜索掉落在地上的火藥時,四周突然亮起了火光。 轉過身,我看見邪惡之樹已經被熊熊大火包圍了。一個戴著百獸王戰士面具的人站在火邊。 「狼煙?你怎麼出現了?」我驚叫。 「你來了,烈?」狼煙也很驚訝。 「當主樹幹被壞時,這結界裡的魔法就不穩了,所以大家都會回到同一個空間了。」戴骷髏頭套的七月出現在我過來的路上,向我們說,「看來我來遲了一步,但總算是趕上結局了。」 火燒了一陣子,血桐也來了。當我們回頭看過來的路時,竟發現出口離自己也不過是一間半的廁所距離。 「什麼嘛!害我走了那麼辛苦,路上還被樹枝纏住……」 邪惡之樹愈來愈小,漸漸變成了一顆棒球大小的種子。據七月說,只要在燒十分鐘左右,種子便會完全消失。 「狼煙,你聽得到嗎?」是雪‧幻影的聲音,「老師來了!」 我們四人均是一驚,狼煙大叫: 「大家快離開,如果大人來了,結界就會自動關起來了!」 「那種子麼辦?把它留在結界裡不就功虧一簣了?沒有人看著,它一定會發芽的!」血桐問。 「把火先息掉,帶出去。」狼煙說。 我照做了,把已經剩乒乓球大小的種子放在口袋中。 我們都可以看到入口在晃動,當最後一個離開的血桐跳下洗手台後,整個結界就關起來了。 「大家分開來跑!」雪‧幻影叫著。 於是我們沒命的跑。遠遠的,我還聽得到老師上樓梯的沉重腳步。 「一定是皮卡搞的鬼。現在幾點?」狼煙跑到我身邊,咬著牙說。 「十一點四十七分,我還以為過了很久了。」看時間的同時,我注意到我錶帶鬆了,乾脆把它拿下塞到口袋中。只怪我抽手的動作太快,種子啪的一聲掉了下來。 我和狼煙同時停下腳步,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它滾落到一樓的水溝中。 「我下去檢。」我不顧狼煙阻止衝下樓梯,但突然看到老師迎面而來,只好跑給他追了,要知道,現在危機還沒解除,要是被抓到,身分鐵定會曝光的。 後來,我無功而返。這件事之後,因為我並不知道集會時間更改到什麼時候,我再也沒機會參加dawn的集會了。 七月的美工刀我一直沒機會還他,現在還擺在我的書桌前,提醒我這不是一場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